珀耳修斯

  珀耳修斯阿耳戈斯国王阿克里西俄斯的命运,已经成了他的难以承受的负担。在那不幸的一天,神谕告诫,他将被他的孙子杀掉。于是他便背起了思想的重担。在那之前,国王一直疼爱他的独生女达那厄,一想到会有许多出身高贵的求婚者向她递上爱情的花朵,国王就感到无比骄傲。可是现在,他改变了计划,他希望的是不让她恋爱。办到这一点有一定难度,因为姑娘长得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阿克里西俄斯知道,狡猾的爱神会竭尽全力找出一些办法,突破他的防范,使他的计划无法实现。经过反复思考,阿克里西俄斯决定,将达那厄囚禁在青铜制的塔楼里。并且在四周布满警卫,不让任何人靠近被囚禁的公主一步。虽然这样做成功地避开了男人们的眼睛,天神却把达那厄看得明明白白。朱庇特站在奥林匹斯山朝下望,看清楚了她的俊俏和娇媚,还有她的孤独。她独自坐在铜塔的上端,眼睛里露出一种机智,眺望远方的城市。在那里,与她同龄的女儿们享受着自由,只要她们高兴,家长就允许她们同相爱的男子结婚。朱庇特钟情于她的美丽,也怜悯她的孤独寂寞,于是只身前往,想能和她说说话。为了避免被发现,朱庇特变成了一阵金雨,轻轻地落在塔楼上,溅在她的身边。他的神奇出现,以及他和她精神相通的话语,使他很快获得了姑娘的欢心。人们说,塔楼里的达那厄,爱不着男子,爱上了细雨。在以后的日子里,朱庇特经常这样成功的拜访塔楼里这个曾经孤独的女孩儿。达那厄不再感到落寞和被人遗忘,因为有朱庇特与她拉家常,消磨时光,彬彬有礼地吐露他的心声。最后她动了心,愿意同他秘密结合。没人会怀疑塔楼有不速之客造访,他的来去畅通无阻。一天早晨,守卫塔楼的警卫,诚惶诚恐地奔向阿克里西俄斯的宫廷,报告国王,达那厄已经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珀耳修斯。国王一听这令人惊愕的消息怒发冲冠,发誓要让这个母亲和孩子一齐死,他吩咐卫兵,将她们带上来。阿克里西俄斯还没有残忍到那种地步,并没因为一时的愤怒而失去理性,更不忍目睹她被执刑。于是,他命令仆人,将她和她的儿子放在一只空箱里,抛弃在汹涌的河流中,命令立即被执行。达那厄恐惧极了,她感觉到箱子在跟波浪激烈的搏斗,而且已经离陆地很远,援救也是鞭长莫及。她将孩子紧紧地抱在胸前,祈祷天神对她母子多加关照,引导他们安全抵达一个仁爱的港湾。天神听见了她虔诚的祈祷,于是在经过了一阵狂暴的颠簸后,箱子靠近色瑞法斯岛的海岸。在这里,国王波吕得克忒斯慈祥地接待了母子俩。在这个岛国,金发的珀耳修斯长大成人,并且第一次在运动会上出现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同时,波吕得克忒斯爱上了达那厄,并表示愿意娶她为妻。但是,达那厄没有回复他的情感,而且明确的拒绝他了的求婚。对此,波吕得克忒斯很是生气,于是想强迫叫她就范。这一招,惹恼了年轻的珀耳修斯,他怒吼,有他在,有他的保卫,没人胆敢逼迫他的母亲。这些大话没有能压抑住独裁者的火气,反而让国王一心想干掉这个说大话的年轻人。于是,国王吩咐他去杀死墨杜萨,理由是希望珀耳修斯证明他的敢说敢为是真实的。墨杜萨这个蛇发女妖有两个姐妹,分别是欧律阿勒和斯特罗,她的两个姐妹虽然位列神仙阵营,但是没有神和人为她们的美丽喝彩。墨杜萨是唯一被认为确实长得非常好看的姑娘。她的家住在终日不见天日的地方,这使她心里很不快乐,所以,她恳求弥涅瓦,让她去访问阳光灿烂的南方。当弥涅瓦拒绝她的要求的时候,她破口大骂女神居然这么快就否定了自己。并且扬言,对她的拒绝,必然会遭致不良后果,那就是:任何凡人看到她墨杜萨,就再也不会恭维弥涅瓦的美丽,这样放肆的话刺激了弥涅瓦。弥涅瓦决定要给予她惩治,惩治她的虚荣,于是将她美丽的鬈发变成咝咝发音扭缠在一起的蛇,并对她施了魔法,谁要是对她的脸蛋儿瞧上一眼,谁就会变成一块石头。那些细心关照过珀耳修斯成长的天神们,此刻决定再次给他以帮助,让他能够顺利完成杀死墨杜萨的任务。普鲁托借给他魔术头盔,戴在头上,可以随意的隐身;墨丘利将自己的飞鞋套在年轻人的脚上,使他行走如飞;弥涅瓦用她自己的光洁如镜的、朱庇特用过的帝盾装备他。诗人写道:弥涅瓦用盾牌武装珀耳修斯,以保证在战场上杀死墨杜萨。英雄执行的是王后的命令,就这样,他名声远播,家喻户晓了。装备好的珀耳修斯,朝着北方奔去,来到格赖埃的家,一处永远漆黑的地方。格赖埃是恐怖三姐妹,她们没有皮肤,倒是长满了龙的鳞甲,她们没有头发,头上却满是像头发的小蛇。她们的手指是铜铸的,背上长了一对金翅膀。但是,她们共同拥有着一只眼睛和一颗牙齿,这些东西,在她们手里传来传去,大家轮流使用。珀耳修斯早已听说,只有她们知道墨杜萨住在哪里。凭借魔术头盔的魔力,隐身的珀耳修斯慢慢靠近山洞,一点儿不担心被发现。趁她们在传递眼睛时,他插手其间,顺势接住。一当眼睛在手,他对她们说,只要她们愿意告诉他墨杜萨的准确位置,他就将眼睛还给她们。三姐妹急于想得到宝贝眼睛,立即说出了他想要的答案。珀耳修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把眼睛还给了她们,又出发寻找墨杜萨。珀耳修斯最后在模糊不清的远方,看到了蛇发女妖的家。在靠近时他特别小心。盾牌放在他的前面,保持一个角度,让周围的物体,清楚地映现在它平整的、像镜子一样光亮的表面。他发现墨杜萨睡着了。他不看别的,只按镜面反射角度,手起刀落,就叫她身首分了家。他提起头,扛在背上,三步并作两步,飞快逃走。他害怕还活着的蛇发女妖赶上来,替她们死去的姐妹报仇。事实上,她的姐妹们发现她被杀死了,翻身下床,腾起飞上天空,环顾四周,搜寻凶手。结果一无所获,因为珀耳修斯隐身已经逃远了。珀耳修斯的飞毛腿行健步如飞,跨越大地,掠过海洋。他小心翼翼地背负着令人恐惧的战利品。当他飞速前进时,墨杜萨的血滴落在荒芜的非洲沙漠上,变成了许多毒蛇猛兽,骚扰一方,使冒险者死于非命。毒血滴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涅普顿用来造出着名的海上怪兽珀枷索斯。返程路遥遥无期,使人疲乏。一路上,英雄有许多冒险经历。一次,英雄在飞越高山时,一眼瞥见阿特拉斯仰望着天空的苍白的脸,这苍天,阿特拉斯默默地背负了许多年。前文说过,赫丘利曾站在这位置,替阿特拉斯背负了一阵子,让阿特拉斯享受了短暂宝贵的自由。阿特拉斯看见珀耳修斯向他飞来,他的希望复苏了。因为他记得,命运女神说过,他是杀死蛇发女妖的英雄。他想,如果他能够瞧一眼墨杜萨的僵硬面容,他就会永远没有劳累和痛苦。当英雄走到可以听得见别人说话的地方时,阿特拉斯说:快,珀耳修斯,让我看一看蛇发女妖的脸,因为劳动的痛苦使我实在不能再承受和再忍耐了。命运女神说过,只有她能使我解脱。珀耳修斯听从了阿特拉斯的话,当面揭开盖着的布罩,让阿特拉斯看一眼墨杜萨死灰色的脸。阿特拉斯打量这张脸好一会儿,他没有看出它隐藏着的恐怖,只看见它美丽的破损,打心里同情它无助的悲愁。转眼间,凝视的眼睛僵硬了,冷却了,珀耳修斯仿佛看到阿特拉斯的躯体向着苍穹直伸。从他头上飘下的白发像高山积雪,颤抖的四肢变成了粗糙的悬崖峭壁。看了墨杜萨一眼,阿特拉斯变成了大山,山峰高耸入云,古人相信,山峰支撑着沉重的天空。此事之后,珀耳修斯继续日夜兼程,在海岸边,一幅奇特的景象等待着他。在岩石重叠的海岸下边,海浪翻滚着泡沫,拍打着一位美丽少女的身体,她被链条锁在峭壁边,这位少女就是安得洛墨达公主,她这是在替母亲卡西俄珀亚的虚荣赎罪,因为母亲自夸比任何一位仙女都更漂亮。这下得罪了天神,他们的惩罚就是把少女暴露在这儿,当作海怪的食物。天神送来海怪,骚扰破坏沿岸人民的平静生活。神谕说除非牺牲安得洛墨达,海怪才会离开,才能平息它的怨恨。珀耳修斯看清楚了,这海浪是在陪伴作为牺牲的少女。这时,他也看见,少女脚下的水,因为怪兽在用尾巴扫动,泡沫翻涌,慢慢地,它那邪恶的躯体露出水面。非常明显,少女被这可怕的情景吓呆了,她死死盯着海怪。她在哭泣,此刻的她没有注意到她的解放者在迅速靠近。珀耳修斯说:哭的时间有的是,但是行动的时机错过了就不会再来。说罢,便刷的一声从鞘中拔出剑来,疾速跳下峭壁,向海怪发起猛烈的攻势。岸上人群看见他在砍杀海怪,顿时欢呼声四起,山上是快乐的喊叫,岸边是胜利的呼声,鲜血染红了山崖,英雄杀死了海怪,自己却毫发无伤。珀耳修斯完成了自己英雄壮举,杀死海怪,斩断铁链,解救了少女,让她回到了欣喜过望的父母的身边。此时,他们说,英雄的任何要求都可以得到满足,算是对救他们女儿的感激。当他提出,他要娶他用无私和生命代价换来的少女为妻时,他们非常欣喜地让他牵住了姑娘的手,尽管在此之前,年轻的公主已经许配给她的叔叔菲纽斯。婚礼如期举行,可出人意料的是被解救未婚妻的菲纽斯,此时却要扮演勇士,要和他的情敌、即将带走新娘的珀耳修斯决一死战。未经邀请的他,带着一队人马,来到举办婚礼的地方,并且扬言要抢走安得洛墨达。我是来找掠夺我爱人的家伙报仇的。他的翅膀、他的父亲朱庇特的霹雳,统统保不住他的命。同时,他将长枪对准了珀耳修斯。此时,国王刻甫斯说话了:兄弟,你疯了?你没必要这么冲动。不是英雄夺了你的未婚妻,而是你不愿意为解救她做出牺牲,现在又怎么能期望她还爱你呢?作为情人、叔叔,你见死不救,你放弃了她,怎能怪罪别人呢?你怎么不跳下去杀死海怪?你当时不做好汉,现在来逞英雄,算什么?你的自私,使你丧失了已有!不要怨天尤人,谁为她牺牲,她就应该嫁给谁。你不要无理取闹,更不要丧失你的身份。回去吧,让我可以安享我的晚年。菲纽斯踌躇了,好像是在思考并做着选择。谁知到,他突然不声不响地一梭镖朝着珀耳修斯掷去。珀耳修斯机警地往侧面一跃,躲过了这次偷袭。菲纽斯的随从应声而上,立即短兵相接,打翻桌椅,伤及客人。他们是有准备的,而且人数众多,珀耳修斯明白单靠武力并不能取得胜利,需要靠智慧来解决。他喝道:菲纽斯,是你逼我这样做的。珀耳修斯一声呐喊,所有他的人都调过头去,站在他背后。他揭开墨杜萨的头盖布,把她苍白的面孔对着菲纽斯和他的随从们。菲纽斯以嘲笑的口吻对珀耳修斯说:让你的魔法去吓唬别人吧!话音未落,菲纽斯和他的同伴们瞬间都凝固成了石像。婚礼继续进行了,完毕,珀耳修斯决定把新娘带回色瑞法斯。回到色瑞法斯,他听说波吕得克忒斯还在虐待他的母亲,原因就是他母亲不愿做波吕得克忒斯的妻子。珀耳修斯一气之下,用墨杜萨的头对着这个歹毒的家伙照射去,国王变成了岩石。他将王国分给国王的兄弟,伴随着妻子和母亲回到老家。他将借来的头盔、草鞋和帝盾,如数归还给它们尊敬的主人。至于墨杜萨的头,他交给了弥涅瓦,作为感谢她帮助的纪念物。这个礼物让女神无比的高兴,她把它放置在帝盾的中央,保持它石化的魔力,后来还多次因此克敌制胜。回到老家,珀耳修斯发现,阿耳戈斯的篡位者已经窃取了他祖父的王位。于是,这位征服墨杜萨的英雄又和这位篡位者发生了大的搏斗,最后终于推翻篡位者,并叫他付出了代价。篡位者死了,老国王重返皇座。此时的阿克里西俄斯已经年老体弱,从囚禁他的监狱中出来时已是精力耗尽。世事难料,竟是当年他害怕的年轻人将他重新扶上王位。不过,天神的预示是不能改变的。一天,珀耳修斯在玩铁环时,竟意外地杀死了他的祖父。如果继续留在阿耳戈斯,那个犯罪事实时时刻刻折磨着他,对珀耳修斯来说,真是太痛苦了。于是,他将自己的王国与米塞那阿的王国交换。长期的卓有成效的统治,给珀耳修斯带来好名声。他死后,一直宠爱他的天神,将他置于璀璨天空的群星当中,同置于群星中的还有他的妻子安得洛墨达和岳母卡西俄珀亚。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珀耳修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