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骷髅珠

  菩提骷髅珠 div>

清乾隆年间,钱塘江畔,有个艺苑斋,斋主叫朱景天,是个微雕艺人。

  

?

  

这一年,朱景天忆起跟梅若同的约定,便起身前往梅山。梅山四季如春,坐落在钱塘南侧,依托钱塘江水,孕育灵气自然。这梅山有一宝,乃是珠梅,珠梅酸中带甘,色泽黄润,生津利舌,一到采摘时节,梅山上会出现诸多的山户人家,肩背篓筐,徒步上梅山采摘。朱景天去时,刚好就是梅子成熟季节,所以沿途会遇到许多采摘珠梅的山人。

  

?

  

山人见朱景天前往梅山顶上爬去,都拦路劝阻,朱景天说他要去梅山顶上的道德观,与梅若同会面。山人惊呼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那道德观前些日子无故引燃一起大火,把一个道德观烧得是面目全非。至于梅若同,没有人再见过他,是不是葬身火海亦不可知。大火过后,听闻道德观的废墟上,一到夜晚,时不时传来鬼哭狼嚎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你还是择路而返吧。”

  

?

  

朱景天呆愣住,想不到世事多变,才一年,竟会与道德观无缘再见。至于鬼怪之说,朱景天当然不信,他谢过山人,仍执意前往,因一心系挂,朱景天上山的决心更坚定了,步伐也加快了,赶在天黑之前,爬上梅山顶。

  

?

  

落日下的道德观,真的是虚凉一片。道观残骸,不堪入目。朱景天叹了口气。

  

?

  

正当朱景天在废墟徘徊时,渐渐暗下来的天空,乱舞着漫天的黑色蝙蝠,先前的道德观乃是清明之地,哪会有此种腥物所降呢。

  

?

  

朱景天凭着印象,找到道德观中的一口古井,他执着灯笼,朝井口照去,朱景天与梅若同的约定之物,就埋在这苍井之中。一年前,梅若同从异域带来了一串菩提珠,恰巧朱景天也在道德观,梅若同便与朱景天讲道:“俗语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人体内,也是道魔同存,一旦人失掉了体内的‘魔’,人必会疯癫!”朱景天听得有些糊涂,梅若同拿着菩提珠笑道:“这串乃是摄心珠,不如我们打个赌。朱兄可以把众生相雕在这七七四十九粒摄心珠上,然后把摄心珠抛在这口许愿井中,以一年为赌期,若来井口的许愿者皆心口合一的话,这众生相面目仍存,若是许愿者心口皆不一的话,人体内的‘魔’则会被摄心珠掳走,这众生相将消蚀成一粒粒骷髅珠。到时,谁输谁赢,便可见分晓了。”

  

?

  

朱景天应下这个赌约,便用随身带来的微雕工具,在菩提珠上雕了四十九个众生相,皆栩栩如生。梅若同见了,也甚满意,在青灯前供奉过后,这串摄心珠就被梅若同放在了井壁砖石的夹层中。

  

?

  

这一年过去,朱景天正想上梅山来看看赌约是不是践诺了,他一直确信天不欺善,他要跟梅若同论个长短。

  

?

  

没想到的是,道德观竟成了这般模样,四野荒芜,除却空中乱舞的蝙蝠之影,只余朱景天孑然一身,执着一只灯笼,探在幽暗的井口。朱景天想摸出那串菩提珠。

  

?

  

突然,井中溢出了古怪的声响,犹如鬼哭狼嚎,在这空旷的梅山上,让人毛骨悚然。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难道这口许愿井中有鬼吗?

  

?

  

朱景天不相信,他晃了晃灯笼,探着古怪的叫声,往井中一观,这一观,朱景天差点儿跌下井台,枯井中竟然有数十个骷髅,在发出阴森森的恐怖叫声。一晃骷髅又不见了,难道是幻觉吗?朱景天想起山人所说的鬼哭狼嚎,估计来自这口许愿井。

  

?

  

他摒弃杂念,探入枯井,在当年梅若同安放菩提珠的地方,抽出了木盒子。当朱景天打开木盒,他愣住了,梅若同的话应验了。四十九粒摄心菩提珠,变成了四十九个骷髅珠。朱景天匆忙把菩提珠放入木盒,夹在腋下,趁黑夜离开了梅山。

  

?

  

朱景天一回到艺苑斋,人就病了。这天,日上三竿时,艺苑斋来了一个瘦小的书童,朱景天把书童请入门内。书童端详了朱景天大半天,这才从贴身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和一只摇铃来,递给朱景天:“这些东西,是一个老道人嘱我一年后交给艺苑斋的主人朱景天的。”

  

?

  

梅若同在一年前早就写好了这一封书信,大意是:若菩提摄心珠腐朽成骷髅珠的话,一定是摄心珠夺走了不诚之人的心魔,四十九粒摄心珠,该有四十九个失去心魔之人。你只需找到失去心魔之人,把属于他的那粒摄心菩提珠放于他的掌心。

  

?

  

这一切,果如梅若同所讲,还只是虚幻的呢?梅若同给朱景天指引了一条路。梅若同要朱景天扮作游方郎中,游街串巷,找寻丢失心魔之人。那失却心魔之人,定是疯疯癫癫之辈,但一听到摇铃声,会安静下来的。

  

?

  

朱景天与梅若同的一个赌约,竟然有这般“毒”!朱景天无奈之下,只好乔装改扮,行头一换,身穿青衣袍,肩挑一只小木箱,左手摇铜铃响叮当,右手执幡,俨然成了一个走街串巷的郎中。

  

?

  

朱景天来到庙戏台下,这儿三教九流最是密集。朱景天郎中打扮,倒也吸引了不少赶集的人。一些好事者,就围住朱景天,问他是不是啥病都能治?朱景天用手指了指经幡上的字:疯癫本无药,菩提摄心珠!代指专看疯癫之病。

  

?

  

巧的是,一个疯癫的汉子,也跑到了庙戏台下,看热闹的人,都知那个汉子叫懒二,本是东门街的屠夫,不知在一年前为何就得了疯癫,猪也杀不得,他老婆带着儿子另嫁他人,只留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失魂落魄地在街上游荡。

  

?

  

众人便把懒二拉到朱景天的经幡下,对朱景天道:“若是能医好他的疯癫症,你便是神医!”朱景天看着懒二流着涎水,口中嚷着怪怪的语言,一个原本五大三粗的汉子,却瘦得如皮包骨头,空有一副屠夫架。

  

?

  

朱景天脑中并没有行医的概念,他只得对着懒二摇了摇铜铃,那懒二听了摇铃声,竟闭了臭嘴,人也如木头人一般安静。朱景天心底有谱了,莫不是懒二就是被摄取心魔之人?于是,朱景天赶忙取出菩提珠,在四十九颗菩提骷髅珠中,果然有一颗珠子与众不同,竟会跳跃,朱景天让懒二摊出脏手掌,珠子就放在懒二的手掌心,眨眼之间,懒二掌心中的骷髅珠子,竟然消失了,只剩下一堆珠子腐化后的粉末,被风一吹,露出手掌心的一个骷髅图案,那珠子像是遁入了懒二的手掌心中一般。

  

?

  

懒二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恢复了人样,他见那么多人围观他,骂骂咧咧支开人群,卷起袖子,大甩步走了。众人记得一清二楚:懒二的疯癫症好了。

  

?

  

“神医!”众人举起大拇指,夸赞朱景天的“医术”!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都知有个专治疯癫的神医。

  

?

  

几天时间,朱景天辗转各地,就为那些曾去梅山许愿井“口是心非”的许愿者,送回了属于他们的骷髅珠,也一一治好了他们的“疯癫症”!

  

?

  

现在,朱景天的菩提摄心珠只剩一粒了,这一颗骷髅头,与送出去的那些人头骷髅不同,是个女的。这颗骷髅珠的主人在哪呢?

  

?

  

朱景天刚下了客栈,来到大街上,突然一顶轿子在面前落了下来,走下了一个后生,朱景天一眼就识破眼前人乃是女扮男装,只见后生行礼道:“久闻神医大名,钱塘柳公馆有请神医,有事相求。”后生把朱景天请上轿。

  

?

  

轿子停落处,正是钱塘柳公馆。朱景天被带到一间密室,这密室里竟然关着一个疯癫的女子,只见那女子散着乱发,嘴里哼的是不知名的歌。

  

?

  

后生乃是个丫环,而此位疯癫的女子,正是柳公馆的千金小姐,因一年前去了一趟梅山后,柳小姐便疯癫起来。柳员外碍于面子,请了数位医生,就是医不好柳小姐的病,无奈之下,只好把柳小姐关在密室,不让她败坏了柳家的门风。这次,听说神医的大名,丫环便私下瞒着柳员外去请朱景天。柳小姐成为疯癫算坏事,也算好事,原来,柳小姐被知县公子看上,知县对柳员外威胁利诱,迫使柳员外答应了女儿的婚事,并在知县公子的陪同下,让女儿上梅山烧香,在许愿井边,柳小姐违心地许了一个愿,惹怒了埋在井中的“菩提摄心珠”……朱景天把最后一颗骷髅珠放在柳小姐的手掌上。

  

?

  

朱景天把四十九粒骷髅珠,悉数归还疯癫之人,让他们又恢复到正常人。

  

?

  

至于梅山上的道德观,为何成了一片废墟?原来,梅若同发现了井壁中的菩提摄心珠变成骷髅珠,就已明白,他和朱景天这一赌,竟闯下祸来,梅若同夜夜被菩提骷髅珠飘出井外的恐怖声惊扰,又因某夜一只耗子,撞倒油灯,引燃了道德观的大火,梅若同竟没能从火中逃脱,幸好他早就送了治“疯癫症”的方子给朱景天。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菩提骷髅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