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凶煞

  双生凶煞

  ??新婚之夜一对新人坐在茶几上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刚咬了头一口的新娘子突然皱着眉头问“这饺子什么味怎么生的”说着她把咬了一口的饺子吐在了桌子上。

  新郎听了哈哈大笑地说“生了好……”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从媳妇咬了一口的饺子里流出了鲜红的血。

  新娘叶梅吓得脸都绿了撒腿跑进卫生间干呕了起来。新郎陈帅跟了过去发现叶梅把卫生间反锁了他用力地拍着卫生间的门大喊着“叶梅叶梅你怎么样了你锁门干什么……你说话呀……”

  可是里面突然就没了声响不管他怎么敲叶梅都没回一句话。陈帅急了像疯了一样用身体撞房门、一下、两下……嘭地一声门开了卫生间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他还没从惊恐中反应过来就听见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他这才看见卫生间的窗户打开一股冷风灌了进来。他觉得浑身一阵颤抖慢慢走到窗前向下望去叶梅静静地躺在十五楼下身下一滩鲜红的血。张帅吓得猛得朝后一闪一屁股坐在看地上嘴里凄惨地喊着叶梅的名字。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你在叫我吗”当张帅扭过脸寻声望去他简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睛他看到叶梅好好地站在他身后。他突然跳起来向外看去楼下并没有叶梅的尸体。

  “你怎么了满头大汗。”叶梅说着走了进来拿起毛巾要擦他脸上的汗他害怕的一躲神色慌张地说“我没事没事……”说着他越过叶梅走出了卫生间新房里暗红色的灯照的眼前所以的东西都是血红色的就好像一盆血浇在了眼前他甚至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茶几上还放着一盘饺子有一个咬了一口的饺子放在茶几上张帅头皮一麻有点毛骨悚然。突然一只蛇一样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他尖叫一声扭过头见叶梅不悦地站在他身后撅着嘴说“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没……没怎么。”此时张帅的手心已经全是汗了情绪完全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走出来他盯着叶梅的眼神很怪异仿佛她脸上的肌肉随时都会脱落。

  “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就像看见鬼一样”叶梅伸手去抓他他吓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瞪着两只恐惧的大眼睛不停地喘着粗气他无法相信解释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一切。而且越想越害怕如果是真的那么面前的叶梅又是谁摔在楼下的叶梅又是谁难道是他疯了以至于生出了幻觉要是幻觉这一切又太真实了他的脸色因为恐惧而愈加的苍白他声音战栗的说“叶梅我刚才看你跳下楼去吓死我了。”

  叶梅扑哧的一下乐了“张帅你做梦了吧我跳楼跳楼还能在你面前站着那……那我不成鬼了。”说完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笑声怎么听怎么让人心里不舒服笑得张帅心惊胆战突然她的笑声的嘎然而止她低垂着头双手伸直向他慢慢走来。

  “啊……”张帅尖叫引来了叶梅更加夸张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瞧你吓得那个熊样哪还像个老爷们。”

  张帅的脸色变了他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说“叶梅你太过分了知不知道人吓人就吓死人的。”说完他推开叶梅走出了家门。

  夜漆黑不见五指他颤抖着走到了楼下想要验证一下楼下会不会有血迹可是天太黑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他只好蹲下来仔细地看。

  突然砰一声巨响一个重物摔在了他的面前他被震的摔倒在地正好看见那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他极度惊恐地瞪大眼睛才看清楚摔在他面前的人就是叶梅。他的尖叫声一声比一声恐惧最后禁不住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张帅被绑在一张床上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按着他的身体他吓得尖叫那些人中就有人拿起一只注射针头一下子扎进了他的身体里他的眼皮瞬时间变得沉重他呼呼地喘息着想问这里是哪里可是嘴里只发出非人般的尖叫。

  这时他听见有人说“瞧瞧这就是典型的狂躁型精神病……”

  “精神病……”他想尖叫可是神智却越来越不清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这一次他没有发狂一样挣扎也没有叫嚷这样那些白大褂放松了许多吃饭时他被松开了手脚他猛地撞开了白大褂跳出了窗外那是一片蓝天白云他做梦也没想到他住在十楼上一阵风呼呼地吹过他听见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真疼他想。

  张帅死了叶梅特意庆祝了一番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他一定不知道她和他结婚就是想要他死死还不是目的目的是让他死的很痛苦本以为他会在精神病院受一阵这么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解脱了。

  这世间的恨没有无缘无故的她很他也是有原因的张帅是个司机那一年天冷路滑他撞死了一对过马路的夫妻没停跑路了。那对夫妻就是叶梅的父母为了找到他叶梅和妹妹没少费心为了让他爱上自己叶梅不得不牺牲色相为了报仇她们导演了结婚那晚的恐怖就为了吓得他精神崩溃现在他终于死了

  叶梅的心在一阵快感后突然变得沉甸甸的好像心里压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叶梅摆好了饭菜等着妹妹叶紫回来叶紫出去买酒有一个时辰了按说早该回了了她拿起电话打过去铃声竟在门口响起叶梅打开门见叶紫呆呆地站在门口双手空空。

  “叶紫酒哪”叶梅纳闷地把她拽进了屋这一拽谁知就把她的胳膊生生地给拽了下来叶梅被吓得失声尖叫叶紫随即扑通躺在了地上。

  血慢慢从她的嘴里涌出来越涌越多那些血像是有着生命一样聚集在一起慢慢地慢慢地变成了一个血人血人没有鼻子没有眼睛只有血通红的鲜血他一步步向叶梅逼近叶紫被吓得面无人色颤抖的手抓起了桌子上的刀然后更狂地砍向那个血人血人突然笑了笑容里竟然有张帅的影子这影子刺激了叶梅更加疯狂地砍着血人直到那个血人惊叫出姐姐俩字她突然清醒了眼前的血人不见了只有妹妹叶紫拿着酒瓶满身是血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然后扑通倒在了她的眼前血溅了她一头一脸她吓得失声尖叫没命似地跑出了家门……

  后来叶梅疯了被警察送到了精神病院没多久听说她跳楼死了死的那天很奇怪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又骂又嚷好像和人打架一下傍晚时就听见一声闷响她摔在了张帅曾经死过的地方。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双生凶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