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摆起鸿门宴

  岳父摆起鸿门宴

  那天,唐琳回了娘家,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去面对她全家人的脸色呢?尤其是那爱女如命不怒自威的老丈人。

  想当初与唐琳结婚三日,老丈人摆下酒宴。气氛高涨时,他老人家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建宇啊,把唐琳交给你,有些话,我想还是要跟你说清楚。”

  饭桌上的气氛立刻严肃起来,我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板。老丈人抿了一口酒,细细咂摸了半晌,说:“你知道,我跟你妈这辈子就这一个女儿,平日里惯着,你以后要多担待。”

  我微微松口气。原来是说这些,我连忙点头:“爸您放心,我肯定对唐琳好。”

  老丈人眯着眼睛,一边端起酒杯小口地啜,一边意味深长地问我:“她的缺点,你都知道?”我连连点头。老丈人眯着眼:“既然你知道她有这些毛病,那以后就不能因为这些事埋怨她,否则……”看着老丈人严肃的脸,我忽然就嗅出了些鸿门宴的味道。

  从此,每次看到老丈人,我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虽然唐琳说当时他是第一个拍板同意我们婚事的人,可我心里还是清楚,老丈人对我好,完全是因为我对唐琳好。一旦我们俩之间出现问题,我立刻便会成为老丈人全家的众矢之的。

  而现在结婚也就半年,我这个惹祸的祖宗,竟然真因为唐琳的缺点而发生矛盾,惹得她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爱情与婚姻真是两回事。作为恋人,唐琳让我欲罢不能,迫不及待要娶她回家,所有缺点我都视而不见。可一旦进入柴米油盐的日子,她的缺点却让我无法忍受:比如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比如把我的工资全数没收让我囊中羞涩,再比如丢三落四,忘带手机忘带钥匙。最不能让我容忍的是,她还经常翻看我手机,说什么防患于未然。

  可说实话,嫌是嫌,我也没想要把这些矛盾扩大。

  那天单位有应酬,我多喝了点酒,事儿谈得又不顺,心情自然糟糕。回到家,唐琳要看手机,我没好气地说:“要真有那回事儿,回家前我还不把手机里的证据毁掉,会等你看?烦不烦啊!”

  唐琳一愣,搂着我的脖子,撒着娇非要我说明白是不是从前这么干过。我顺嘴答:“你自己的坏毛病看不到,天天找我的事!”唐琳不买账,嚷起来:“我有什么坏毛病?你说啊。”

  借着酒劲,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唐琳的不是一件一件数落了出来。唐琳大惊:“你,你,难怪人家说男人结婚就变。这才半年,你就嫌弃我了?”“咱就事论事,怎么能上纲上线到嫌弃?这明明是两个概念。”我有点百口莫辩。

  可是唐琳不依不饶,用力掐住我的胳膊,摆出一副我若不说明白她誓不罢休的架势。

  到此时,事情已经闹大了,最后唐琳哭着说:“李建宇你嫌弃我还打我,咱们离婚!我走,回我妈家!”说完,她夺门而去,剩我一个人站在空旷的客厅里发愣。

  这离婚怎么说也是气话。犹豫半天,我还是决定第二天硬着头皮把她接回来。我必须去面对老丈人,他老人家所有严厉的批评和对我不守信用的声讨都是我自找的。

  很意外。老丈人家竟一切如常,丈母娘笑意盈盈地接下我手里提的东西:“唐琳说你来吃午饭,你爸正做他拿手的红烧鲤鱼呢。”她老人家眼里的疼爱毫不吝惜,丝毫没有声讨我的架势。

  唐琳不在家,丈母娘说她本来等着我,后来单位临时有事,先走了。过于平静的气氛让我心里慌慌的。

  老丈人做的红烧鲤鱼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我连连赞叹。老丈人一改往日的严肃,言语中带着自豪与爱意:“你妈年轻时最喜欢吃红烧鲤鱼,我就利用晚上下班的时间给饭馆洗了半年盘子,偷来了手艺。怎么样,还拿得出手吧?不过,咱这边用心了,你妈那边要喜欢才好,只有演出的,没有喝彩的,也没意思。”似乎,丈人话中有话。我禁不住汗颜。

  老丈人这次拿的是56°的二锅头,一口下去,又烫又辣,我张着嘴呵呵地哈气,觉得五脏六腑都着了火。老丈人一边吩咐丈母娘给我倒水,一边意味深长地说:“这孩子,这孩子,酒得慢慢喝,就像日子,得慢慢过。”

  我的脸“唰”地红了。

  一顿饭吃下来,谁也没提关于昨晚的事,我有点忐忑有些庆幸,也忍不住在心里狠狠检讨:就是嘛,酒得慢慢品,日子要慢慢过,急啥呢。

  回到家时,看得出唐琳的嚣张有些装腔作势,眉眼里透出憋不住的笑意,我也就很配合地与她重归于好。

  日子接着过,我以老丈人为榜样,主动学着做家务,和唐琳一起做好吃的,拒绝多余的应酬,给喜欢惊喜的唐琳变点儿让她动心的小礼物……

  我忽然发现唐琳也在改变:这妞隔三岔五从同事那里讨教做菜秘笈,帮我打理西服衬衣,还似乎突然对我的手机失去了兴趣。并且,她大大方方地把工资卡放在抽屉里,还嘱咐我多装点钱,这样出门不会太尴尬。

  那天,唐琳加班,我在网上下载了些菜谱,照葫芦画瓢,用三个小时做了两菜一汤,其中一道就是唐琳最喜欢的糖醋排骨。虽然做得不是很理想,糖稀熬老了,颜色有点深,但“味道棒极了”。唐琳惊叹着拥抱我:“谢谢老公,你真是天生的美食家哟!”

  自然,唐琳的赞美有夸张的成分,不过我还是很受用。说着说着,唐琳就来了一句:“你很有模范丈夫的范儿嘛。”

  我自然不失时机:“要不与时俱进,怎能配得上你啊?”

  如此,我们都笑了,两人的关系竟前所未有地和谐起来。那晚,我拥着唐琳,突然想起那次闹别扭,便问:“宝贝,那次你喊着离婚回了家,到底有没有跟爸妈说?”

  唐琳低头嗤嗤地笑:“当然说了。我要爸狠劲批你。爸就讲起他和妈的故事,讲到他打工半年为妈偷学红烧鲤鱼时,我哭了。打我记事起就知道那道鱼好吃,却不知道由来。我口口声声地说爱你,可从来都没想过为你做任何事,心里愧得慌,就不好意思再闹了。”

  一刹那,我也醒悟过来,原来那天,所有事情老丈人都已知晓,他不多的话里,哪一句都有深义。我更紧紧地抱住唐琳:“你说,要是咱爸不点醒咱们,现在我们会不会分开了?”

  “难说。”唐琳简单而干脆。

  我松口气:“宝贝儿,明天回家,吃咱爸的红烧鲤鱼怎么样?”

  经过这场风波,再想起老丈人那张不怒自威的脸,怎么想我都觉得慈祥,都觉得和蔼可亲。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岳父摆起鸿门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