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水仙

  丑陋的水仙

  水仙并没有如她的名字一样,长成一个水灵漂亮的女孩子,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成长着。丑陋。水仙的丑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丑陋,把丑陋进行得彻彻底底,没有留下一点商量的余地。没有给女孩子该有的美丽留下一丝可乘之机。美丽只好与水仙没有任何的瓜葛了。

  虽说一个人的美与丑是很个人的事情,和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美丽和丑陋能产生一定的环境效应,这个效应影响着周围的人,影响着或者美丽或者丑陋的那个人。从这个角度上说,美丽和丑陋不再仅仅是个人的事情。读小学五年级时,水仙班上的男生已经有意识地捉弄水仙的丑陋了。某男生本来正站在教室的门口,猛然发现要走进教室的水仙离他很近了,这个某男生突然用手掩住口鼻,一脸的嫌恶痛苦状。仿佛从他身边经过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泡新鲜的冒着热气的大便。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水仙走过去了,某男生竟然夸张地干呕起来。于是,班上的男同学郡在开心地笑。大多数的女同学则充满了愤怒感,为某男生的太过分的表现。尤其是班上最美丽的女生,水仙的好朋友小草。也许小草并不是班上最美丽的女生,也许小草只是班上很平常的一个女生,之所以被认为是班上最美丽的女生,是由于总和水仙在一起的缘故。姿色平庸的五年级女生小草,在和水仙的容貌比较之下,变得空前的美丽。小草几步跨到某男生的跟前,一把揪住某男生胸前的衣服,两只秀目圆睁,道歉,你必须向水仙道歉!某男生拒绝,在众目睽睽之下,高高地梗起小男子汉的脖子。

  这时,泪水漫上小草的眼睛。因为愤怒,更是因为被拒绝。任何形式的拒绝都是对美丽女孩子尊严的损伤。

  某男生梗起的脖子缓缓地垂了下来。嘿,不就是一个道歉么,至于么?妈的,男子汉大丈夫,能伸就能屈。道歉就道歉。

  某男生败在小草的泪水之下。败在小草的美丽之下。

  在全班男生的一片嘘声中,某男生向水仙阴阳怪气地道了歉。胜利的小草一脸的骄傲。小女生们对小草的义举颇有微词,哼,不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好看么!

  从始至终,水仙没有流一滴泪水。一个长成她那样的人,是不配有自尊的,是不配流泪的。可是,长成这个样子并不是她自己愿意的。要怪就怪自己的父母,当初要她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商量一下,把她生得好看一些。生孩子不就是像捏面人一样么,父母捏她的时候,肯定是吵架了,一生气才把她捏成那个样子。

  水仙背着书包走在放学的路上。想着这些问题。她有些恨父母了。也越来越不喜欢这个世界,越来越不喜欢活着。活着,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下雨了。雷也紧紧地跟着来了。

  活着真是没意思。水仙还是觉得委屈了,为什么别人,尤其是小草就活得那样好呢,为什么她就不能呢?她比谁都不愿意让自己长得丑,丑不是她的错。泪水就流了下来。除了她自己,谁都看不见她的泪水。泪水刚流出来,就被雨水劫持而去了。

  那就死了吧。死了就感觉不到别人的嘲笑了。可是,怎么才能死呢?

  五年级女生水仙选择了她的自杀方式。小镇街道的两边是粗壮的白杨树,头上顶着雷,专门往有树的地方走。老师说过,下雨天打雷天不要到树下去,否则会有危险,人会被雷劈死。那就让危险在此刻降临吧。那些亲爱的可爱的雷啊,快来吧。不过是一个可能有点疼痛的美丽的亲吻。来吧。如你也嫌我丑,不愿意给我一个亲吻,就当我是一个妖魔,把我捉了去。

  那雷偏偏在很远的地方响起。不想给水仙一个亲吻。也不想把水仙当成妖魔提了去。五年级女生水仙仰起头,朝着雷滚动的方向,气运丹田,恶狠狠地甩出一句天津农村一带很纯粹的骂。骂那既不亲吻她,也不捉了她去的雷。

  然后,水仙做出一项重要决定。她将不再去死。现在不死,将来也不去死,将来的将来也不再去死。因为,她是一个死过一回的人啦。虽然没有真正的死成。做出这样决定之后,水仙在雨中快速地奔跑起来。她的肚子在咕咕叫了。

  水仙慢慢地收拢起这一片记忆的翅膀,一个人在仅有十多个平米的出租公司里独自徘徊。为什么会想起那一段往事呢?一点前兆都没有,记忆的翅膀在她毫无防范的情况下突然就张开了,飞起来了。她左右不了翅膀巨大的张力,只好任由它而去。不是告诫过自己,一切都结束了么。可能是太闲了吧,才给了一些琐碎的可乘之机,那么今天,今天会怎么样呢。今天是新的一天,新的一天会有人来租她么?

  依旧有很多好奇的目光在门前的广告上停留。那些目光好奇极了。它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公司,这样的广告。它们只是极度好奇着,却没有人进来。一切都需要一个开始。水仙鼓励自己。她会成功的。她会成为倚仗着自身的丑陋资源而成功的女人。读了大学又怎样,每一个工作的机会都因为她的丑陋而摧毁。没有一个工作单位愿意要她,就算她再有才华。生活拎着水仙的耳朵,告诉她,长得像她这样丑陋的女人,实在是一种罪恶。去死么。不,她早就是死过的人了。

  她是一个不缺少智慧的女人。她想把生活赐给她的罪恶转变成生存的力量,和她存在的意义。于是,水仙开了这个出租公司。所有的业务只针对女人,公司把丑陋租给女人们,使女人们在瞬间实现最完美女人之梦。这要感谢小草。是小草给了水仙开出租公司的灵感。又是小草。

  上天在另一个方面弥补了水仙。如果人的智慧有一个水平线,那么,水仙的智慧肯定是在水平线之上的。水仙很早就能用她的智慧来分析她和小草的关系了。小的时候,水仙或者还感激过小草。美丽的小草不嫌弃丑陋的水仙,那份感激就从不嫌弃里生出来。后来,两个女孩子读了同一所中学,又读了同一所大学。小草对水仙的友谊保持了一如既往的坚定不移。蓬勃生长的智慧让水仙渐渐明白了其中的奥妙。美丽的小草,傲慢的小草,孤芳自赏的小草,之所以把自己定为长久的友谊的目标,就是因了她的不同寻常的丑陋。最初的无意识的友情已经被女人有意识的选择吞并了。让一个丑陋的人跟在身边,是没有丝毫的危险的,它对美丽构不成任何的伤害。相反,它会越发地衬托出美丽的魅力,它会把美丽推向极致。当水仙用她的智慧破解了小草的用意时,她决定不再成全小草。

  没有了水仙的陪衬,小草的美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折损。甚至在大三时新换的男友竟离她而去,原因就是突然发现小草居然是如此寻常的一个女子,当初是看走了眼。小草深刻地认识到,水仙在她的生活中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她的女人的完美需要水仙来衬托,她的骄傲需要水仙来衬托。不想,她长久以来的阴谋被水仙给识破了。

  还是不要感谢。如此经验的获取,算作是自己对小草真情付出的回报吧。

  不用看,水仙知道玻璃门外那些目光正一批一批地朝她扫射过来。几天下来,她有了承受能力了。不过是几片奇异的目光,和她很多年以来尊严在生活中的磨损比较起来,真的算不了什么的。女人们,你们迟早会热烈地需要我的。迟早。

  有人推开了玻璃门。身后拖着长长的一截新一轮的好奇目光。

  你好。水仙起身迎接她的第一位顾客。在她的目光和客人的目光对接的那一瞬,水仙心里刚升起的热情沉寂下来。是你——小草。

  水仙,你逃不掉的。因为我需要。

  因为我需要。所以,你逃不掉。

  我是付费的。我不再亏欠你。我们之间是买卖关系。

  沉寂之后是深刻的冷静。水仙没有理由拒绝她的第一位顾客。眼前的人不过是她的顾客,她的第一位顾客。仅仅是顾客。不是什么小草,不是。水仙战胜了自己,然后,开始微笑着和她的顾客签署有关租赁方面的协议。

  有了水仙陪伴在左右,小草的光彩重新焕发出来。那光彩仿佛被遮蔽了太久,太急于表现,一旦有了展露的机会,便大放光芒了。耀人的光芒赋予了小草无与伦比的美丽。披挂着无与伦比的美丽的小草信心百倍了,仪态万芳了,高傲得像个白雪公主了。跟我去见我的某男人吧。

  这一个某男人自然不是小学同学某男人。小学时代的某男人,中学时代的某男人,大学时代的某男人,那时的某男人是不确定的。他们不过是小草身边的过客。包括小草初恋的男友。如过往云烟,在小草的身边飘过去了,散去了。小草再一次有了异常美丽的机会,她要抓住它,用它攫住生活中最优秀的某男人的H艮睛,某男人的心。让这个某男人长久地停留在她的生命里,不再是过客。

  跟我去见我的某男人吧。小草的语言味道是自信的。叫小草的女人知道,她的自信来源于自身的魅力,一个有魅力的女人通常掌握了话语的主动权。魅力本身足以杀伤优秀某男人的嚣张的气焰,然后把优秀的某男人收入魅力的囊中。

  果然,事情的结局朝着小草预料的方向发展着,呈现着良好的态势。优秀的某男人以惊人的速度奔跑着,变成小草的某男人。

  优秀的某男人尽可以忽略掉水仙,那样一个女人好像让男人多看两眼,是对男人无论是心灵还是眼睛,都是一种损伤。所以只管忽略掉。尽可能地在小草面前献着殷勤,动声色或者不动声色地讨好着小草。视线里和视线外都是小草。

  水仙看着优秀的某男人,看着他的夸张的表演,忽然内心生出无限的酸楚,生出无限的怜悯。绵长的一声叹息,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男人在她面前放下优秀的尊严,来取悦她么?

  优秀的某男人用手挡在车门的上方,防止小草上车时头会被磕碰到。水仙从另外一个车门上了车。车门前没有一双手遮挡在那里。砰——水仙关上了车门。门如一把刀,把水仙刚才内心生出的酸楚与怜悯连根儿斩在门外。以后再不会了,再不会了。她要时刻铭记,她是一个生意人,所有和生意无关的情绪她都要不起。从她出生,那些情绪对她来说都过于奢侈,她水仙要不起。她需要坚硬。要不起的东西,你们走吧,不说再见。

  车子开动起来。优秀某男人的一颗心在跟着车子奔跑。车上的两个女人都看见了,她们各自笑了笑。小草为优秀某男人即将成为小草的某男人而笑,水仙为她第一单生意的成功而笑。很商业化的笑。

  第一单生意的成功给水仙的出租公司带来一个良好的开端。好奇的女人们停止了观望,用她们纤细的手指有力地推开了那两扇沉重的玻璃门。

  水仙独一无二的出租公司很快地红火起来。

  水仙空前地忙碌着。

  她甚至二十四小时都被女人们需要着。在她陪衬下,女人们的生活质量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水仙的用途对女人们来说,真是宽泛而又广阔。诸如交友,找工作。等等。水仙带给女人的魅力,由女人的魅力而迸发出来的力量,总能在关键时刻发挥效力。使女人的能量呈现无所不能之势。妙极了,女人们对租来的水仙满意极了。水涨船高,永远是一句真理。水仙理所当然地把租金的价格一提再提,很是有点千金难租的意味了。水仙为了把她盘里的这块蛋糕做大,打出广告,在全国各地网络人才。她的原本十多个平米的公司,也被趾高气扬的高级写字楼替代了。

  这座北方的城市忽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变得怪模怪样了。在一部分丑女人的陪衬下,另一部分女人优美得简直不可理喻。前一种丑陋和后一种美丽都有些残酷。如果丑的残酷照样忽略不计,那么,眼前的城市的确很让人目眩神离了。

  美丽的女人们为了长久地维持她们美丽的残酷,拼命地利用包括工作手段在内的各种手段,让自己占有更多一些的金钱,来付越来越昂贵的租金。租陪衬人,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时尚。

  她们演绎出的许多生活的故事,还是不去管它。她们各自的某工作,她们各自的某男人,她们各自的某种希望。都先放下吧。只说水仙,只说小草,只说小草的某男人。

  把他们之间演绎出来的生活故事,找出几个点,指给你看。看完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全在你。

  其实,尽管水仙做了公司的领导人,并没有让她从忙碌中抽出身来。反而更加地忙碌了。公司招募的陪衬人是奇缺的人才,远远地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一个员工恨不能当成几十个员工来用。赶场,救场,是水仙和员工们常吃的最寻常不过的家常菜。

  在这段时间里,小草和小草的某男人一切进展得顺理成章,没有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像一段刚修好的路面一样,很滑。如此,小草和小草的某男人就如同被水仙押送的货车。货车马上就到终点站了,水仙的押送任务也将告一段落了。

  事情在这个时候有了转折。

  在小草的跟前,水仙把自己修炼成了如空气一般的物质。她是存在的,却是无形的。以空气的姿态感受小草和小草的某男人的亲呢。水仙不屑动用她的智慧,就能识破小草的不怀好意。小草的行为刺激对水仙已经起不到刺激的作用。恋爱的眼神,恋爱的手势,恋爱的红唇,你们飞扬吧,我水仙是空气。我不会因你们的影响而变成冰,变成水。水仙在心里又开始了冷冷的笑。依旧以空气的姿态打量着眼前世界越来越多的不真实。这时,小草起身,暂时地去了卫生间。水仙和小草的某男人有了一块独立面对的空间。

  小草的某男人像孙行者一样,很容易地就变了脸。夸张的男性的魅力跟随着全身心的放松,虫儿似的被两根无形的手指捏了去。他是松懈的,他是疲惫的。他累了,他需要以松懈的方式,疲惫的方式来休息。在水仙面前。显得无所顾忌。水仙依然是空气的姿态。

  和你在一起真舒服。小草的某男人说。他不看着水仙,却是在对水仙说。

  水仙不作声。她决心把空气做到底。

  这种感觉真好,没有一点压力。小草的某男人居然大大地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

  水仙觉得自己真像空气那样有了流动感,她命令自己不可以。

  让她产生流动感觉的,是作为女人该有的悲哀,作为女人该有的愤怒。她是个以空气的姿态而生存的生意人,不可以随便地滋生改变自己的情绪。

  水仙没有想到,事情才刚刚开始。

  小草的某男人好像依恋上水仙在身边才有的松懈的状态,这个男人有点贪婪了,他在刻意制造享受这种松懈的机会。

  他的刻意自然被水仙识破。水仙也明白,小草的某男人的刻意,以及她对小草的某男人的刻意所表现出来的纵容,是超出了她的生意范围的。可她没有阻止。任由小草的某男人,任由自己发展下去。水仙想象着,这样的不阻止,这样的放纵,什么都不可能发生。但是,不阻止和放纵的行为稍稍给了她些许的安慰,些许的快感。仿佛自己在暗中对小草实施了报复。被淡淡的快感熏染着时,水仙从空气的姿态做回了女人的姿态。在不知不觉中。

  不阻止和纵容延续着。

  雨很适时地落了下来。小草的某男人留在了水仙的住处。之前,小草的某男人在和水仙说着话。每次需要休息时,每次需要发泄时,他就来了。这次也不例外。他说街上怎么突然冒出那么多的美女来,这么多的美女让人应接不暇,也让人很疲惫。疲惫你知道么?不光是审美上的疲惫,还有心理上的疲惫。美的目的是给人以愉悦,可另一方面美却是骄横的,霸道的,不讲理的。好无可奈何呦。

  水仙静静地听着,偶尔地插上一两句话。水仙是智慧的,她的插话体现着她的智慧。每一句插得恰到好处。有了水仙智慧的倾听,智慧的点缀,小草的某男人从松懈里逐渐地生出激动来。激动使得小草的某男人思维敏捷,把他对世界的认知,对男人和女人的认知推向一个高度。

  雨决定让今晚的小草的某男人做一个大智慧的男人,于是,飘然而落。给了一个小草的某男人停留下来继续成长为大智慧男人的理由。

  水仙站起来,去开灯。小草的某男人制止了她。——不要让灯光破坏了黑夜的味道。

  黑夜是什么味道?一股男人的味道,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散发出来的味道,正袅袅地侵袭了水仙。她是一个女人。此刻,她不过是一个女人。她需要男人味道的进入。她的女人的欲望慢慢地打开着,像一柄漂亮的小花伞,遮挡住欲望以外的天空。

  ——小草,我的宝贝!

  就是这样残酷。喜欢黑夜的男人,原来不是真的喜欢黑夜。黑夜会帮助男人完成想象。黑暗中的丑女人.把她想象成谁,她就是谁。当激情迸发那一瞬,她是小革。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小草的某男人一脸的愧疚。

  他的愧疚是真诚的。

  还是让我们保持一种纯净的友情吧,我们之间大概不适合其他的关系。他说。

  水仙的第一反应是,她应该跳上窗台,爬上窗子,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下去。在所有的情绪涌上来淹死她之前摔死。她是死过的人了,她不能再去死。选择第二个方案吧,骂人。她必须骂人,必须用最肮脏的话去骂人,否则她会崩溃掉。第二个方案也不能实施,水仙强硬地把那些肮脏的话吞进肚里,让它们热热地烫着她的心,烫着她的肺。

  她不能骂出来。长得丑真的不是自己的错,没有了尊严,却是自己的错。

  那就流泪吧。多少年,多久没有流过女人的泪水了?就把过去的泪水,以后的泪水一次流完吧。

  泪落进黑暗里,和夜色融为一体,变成了黑色。泪水是夜色。夜色是泪水。

  水仙决定关掉她的出租公司。她逃脱不掉女人的角色,注定再一次伤痕累累。

  就让一切都恢复成原状吧。城市还是原来的城市,人还是原来的人。

  已经不太容易了。恢复会有一个缓慢的过程,会经过一个疼痛期。水仙的出租公司存在时,它的丑被它衬托出的极美淹没。而今,它不在了,它的重要性突显了出来。它是被夸大的美丽的根基。它是血液,渗透在这个城市的每一寸血管里,抽取它,这个城市会因严重的不适而抽搐,而扭曲。

  我疼。城市说。

  城市一边开始缓慢地恢复,一边千方百计地追寻失去踪影的水仙。

  寻找水仙的还有水仙自己。

  她想找到一个在做陪衬人之外的那个水仙。

  ——那个水仙一定是存在的。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丑陋的水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