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堂的传说

  老君堂的传说

  从我记事起,我们孟桥村,就有一座老君堂。

  走进老君堂,有一个大牌匾,上面写着“老君堂”,下面并列着九个镜框,是各位神仙的牌位,令人奇怪的是,八仙的青铜造像,没有并列的排列着,而是放在了老君堂牌匾的上面。

  老君堂是什么时候建的,连奶奶的奶奶都说不清楚。但是,老一辈人却留下了许多关于老君堂的故事。

  有一天,老君在兜率宫里打坐。忽然心神不宁,他掐指一算,原来麻大湖一带要大难临头。他连忙派道童找来八仙,对他们说:“麻大湖一带要有灾难,你们赶快去拯救那里的人们。”

  李铁拐问:“什么灾难?”

  老君说:“你们去了就会知道。”

  吕洞宾问:“我们用什么方法去拯救那里的人们。”

  老君说:“你们自己见机行事想办法吧。”

  八仙听了老君的话,驾云来到了麻大湖上空,往下一看:湖水碧蓝,芦苇满湖,莲花盛开,人们驾着渔舟,唱着渔歌,在湖面上自由来往,哪里像有灾难的样子。

  李铁拐看了笑着说:“祖师爷叫我们来救苦救难,我看哪里有灾难,是不是祖师爷看到这里美丽,要在这里安家落户。”

  曹国舅说:“李大哥,不要胡说,祖师爷叫我们来这里,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先到人间看一看,有什么情况。”

  大家都说:“对对对,咱们先了解一下情况。”

  八仙落下云头,摇身一变,都变做老百姓的样子,李铁拐却变作了一个叫花子,衣衫褴褛,手拿打狗棍,身背酒葫芦,一瘸一拐,要沿街乞讨。

  大家看了笑着说:“老李,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李铁拐笑着说:“你们看我这身打扮,我要到农户家里去,看一看这里的人们怎么样,是不是子孝孙贤,心地善良,如果是这样,真的有难,我们就去拯救他们,如果不是这样,人人心狠手辣,个个道德沦丧,就是有难,我们救了他们,又有什么用。”

  大家都说:“好,好,我们等着你的消息,我们先到处转转。”

  何仙姑变作一个村姑,对大家说:“我跟着李大哥。”

  汉钟离看了说:“你跟着他干啥,你一个姑娘家,跟着个老乞丐,人们会说闲话的?”

  何仙姑说:“我说是李大哥的女儿还不行么?”

  蓝采和笑着说:“何仙姑,你这可是降辈儿了,兄妹成了父女,你不怕吃亏么。”

  何仙姑笑着说:“不怕,吃亏就吃亏。”

  说完,大家都到了一个村头,李铁拐带着何仙姑挨门乞讨。

  他们来到了最东头的一户人家,看到院子里没有人,他们来到屋门口一看,一位老人躺在床上,一位中年男子端着药碗,跪在床前,正在为老人喂药,一位中年妇女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为老人扇着扇子。

  那位中年妇女看到李铁拐他们,连忙放下扇子迎出来吧。

  李铁拐说:“大嫂,给口吃的吧,我们父女二人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

  那位大嫂领着他二人,来到了院子里的大槐树下,指着树下的座位说:“你们在这里等着,屋里很热,我给你们拿饭去。”

  李铁拐说:“慢着,我先问你,床上躺着的是你什么人?”

  那位中年妇女说:“我们姓初,躺着的是我公爹,他在八年前摔了一个跟头,从此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说话也吐字不清。唉!老人受罪了!”

  那位中年妇女说完,转身拿饭去了。

  一会儿工夫,中年妇女拿来两个大馒头,端来一盘子咸菜,放在树底下的石磨上说:“你们在这里吃吧,我还要给父亲去打扇呢。”

  李铁拐说:“大嫂,你看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我生来就不吃咸菜,再换换吧。”

  一会儿那位中年妇女又端来了半碗小鱼汤说:“这是我为了老父亲做的,给你一半,还剩一半留着给父亲吃。”

  李铁拐说:“小鱼汤我也不吃。”

  大嫂为难的说:“这小鱼汤还是我们为父亲特意做的,你不吃,要吃什么?”

  这时,一只老母鸡一边叫着,一边从窝里跑出来,李铁拐看了说:“这样吧,大嫂,你把这只老母鸡杀了,给我们炖炖吃吧?”

  大嫂说:“不行,我们还指望它下蛋给父亲吃呢。”

  那位中年男子从屋里探出头问:“孩子他妈,有什么事啊?”

  中年女子说:“这位老大爷要吃咱们的老母鸡。”

  中年男子回头看了看父亲,父亲伸出手,结结巴巴的说:“吃、给、吃。”

  中年男子说:“老大爷愿意吃,你就杀了吧。”

  中年妇女听了,把鸡捉住,杀了炖在了锅里,一会儿工夫,鸡炖熟了,中年妇女给李铁拐和何仙姑每人盛了满满的一碗,端在他们面前说:“你们吃吧,锅里还有点儿,我给父亲留着。”

  李铁拐也不客气,大口小口地吃起来,一会儿一碗鸡肉全部吃光了,端着空碗对中年妇女说:“我还想吃。”

  中年妇女说:“锅里也不多了,我是给父亲留着的。”

  中年男子在屋里听到后,走出来接过李铁拐的碗,把剩下的鸡肉全部盛在碗里,端到了李铁拐面前。

  李铁拐也不客气吧,一会儿又吃光了,他站起身,打了一个嗝说:“我吃饱了,闺女,咱们走吧。”

  何仙姑也站起来,李铁拐和何仙姑走到大门口,又回过头看了看收拾碗筷的中年妇女,又转身走到中年妇女身边说:“大嫂,今天吃了你们下蛋的鸡,无以回报,我给你一杯酒,给你父亲喝吧。”

  说完,他拿起葫芦倒了一杯酒递给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接过去,走进了屋里,李铁拐看了看微笑了一下走出了大门。

  中年妇女回到屋里,把酒给父亲喝了。一会儿,奇迹出现了,父亲竟然从床上走了下来,在屋子里还跳了几下,笑着说:“你们看,我好了,好了!”

  儿子和媳妇看了也高兴的说:“父亲能下床走动了,真是神了。”

  父亲说:“快,快去把那两位神仙叫进来,快!”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跑到了院子里,那里还有李铁拐和何仙姑的影子。只有那只下蛋的老母鸡还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找食吃。

  李铁拐和何仙姑了来到村头,看到大家都在这里,把事情的经过细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

  张果老听了说:“老李呀,你看,天都正午了,你和何仙姑,吃了个肚儿圆,我们肚子里还咕咕叫呢。”

  李铁拐看了看张果老说:“老张头,饿了吧,这里民风淳朴,子孝孙贤,心地善良,你也扮成叫花子,也会要到饭吃的。”

  张果老看了李铁拐一眼说:“李铁拐,为了一口饭你什么也能做,我可做不来。”

  大家正说着,突然,从麻大湖中心,升起一股黑雾,慢慢地向四下里扩散。

  “不好,有妖怪!”韩湘子用横笛一指湖中心大喊了一声。

  大家看了,迅速的拿出了自己的宝贝。

  黑雾越来越浓,麻大湖里的鱼虾,都泛着肚皮漂浮在水面,芦苇的叶子也变成了黄色,荷花开始凋谢了,飞禽也转着脖子打转,捕鱼的的人也纷纷晕倒在渔舟上面。

  黑雾渐渐的来到了村庄跟前,村里的男女老少,惊慌的哭喊着,向麻大湖边跑去,有的人还没有来到湖边,便晕倒在地。

  汉钟离看了,连忙拦住大家说:“快回家,不要慌张,天上有毒气。”

  大家七手八脚驾着晕倒的人,慌慌张张的又往村里跑去。

  何仙姑看了,连忙把莲花抛向空中,那莲花立刻散开,莲花瓣儿渐渐长大,越来越大,每一个莲花瓣儿正好盖住了一个村庄。

  汉钟离拿着芭蕉扇不停的扇风,韩湘子吹起了横笛,蓝采和抛出了花篮,黑雾满满的驱散。

  大家跳到空中,看到在麻大湖中间一条黑蛟,昂着头在吞云吐雾。

  吕洞宾看了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妖怪,敢在这里兴风作浪。”

  其他人也拿着自己的宝贝,和黑蛟战了起来。

  麻大湖人看到后,也不顾一切的跑到湖边,呐喊助威。

  黑蛟渐渐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它腾云驾雾向南跑去。

  “妖怪,哪里去!”一位老者拦住了去路,它又往北逃走,也有一位神仙挡路,四面八方都有一位老者拦住去路,黑蛟看看无路可走,只好往上腾云而去,没想到太上老君手持拂尘,骑着青牛在那儿。老君看到黑蛟来到,不慌不忙,甩动浮尘,把黑蛟打翻在地,八仙围过去,七手八脚,剁为肉酱。

  杀死黑蛟后,太上老君化做一位老翁,和八位老者,还有八仙都落下云头,聚在一块。村里的乡亲们都围过来,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感谢众位神仙的搭救之恩。

  八仙向大家介绍说:“这位是我们的祖师爷太上老君。”

  老君笑着也向大家介绍:“这八位老者,这位大仙爷,这位福仙爷,这位是寿仙爷,他们是高、升、圣、圆、全仙爷,他们八位老者都是我的道友。”然后指着八仙说,“他们八位是我的门徒八仙。”

  初大爷走上前说:“你们不但救了我的命,还救了众生,我们谢谢你们,你们看,这湖里的鱼虾,飞禽游兽、芦苇、蒲草、莲花等,都死的死,亡的亡,还有许多老百姓也病的不轻,还希望们大发慈悲拯救他们。”

  老君笑了笑说:“这个不难,就交给八仙去办吧。”

  初大爷又说:“谢谢众位神仙,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们世世代代牢记,我们要在这里给你们盖大庙,把你们的真身留在这里,享受我们的香火”

  老君笑了笑说:“俗话说得好,施惠勿念,我们也不需要你记住我们,不要劳民伤财了,这是我们大家应该做的。”

  初大爷说:“众位仙爷,我们虽然是村野之人,也懂得受恩莫忘的道理。”

  老君说:“好吧,从今天开始,你们三天建成,如果完不成以后就不要再提盖庙的事了,再者,牌位要用大蓝纸黄字。”

  大家一起欢呼:“好吧,我们遵命就是了。”

  李铁拐在一边看了,暗暗的笑了。

  老君说完,带这八位老者驾云走了。

  汉钟离看了看李铁拐问:“老李,在祖师爷面前,你偷着笑什么?”

  李铁拐笑着说:“祖师爷这是不让大家建庙。”

  何仙姑疑惑的问:“李大哥,祖师爷不是答应了么?”

  李铁拐笑着说:“你们想一想,三天的时间,今天眼看就要黑了,还有两天,大家能建成么,再说,这大蓝纸只有济南才能买到,他们不用说三天,就是五天也买不回来,到时候三天期限就到了,这庙还能建么。”

  “对对对,老李说的对。”大家齐声附和。

  吕洞宾说:“到时候咱们可以帮他们一把。”

  韩湘子听了说:“那可不行,让祖师爷知道了,还不怪罪咱们。”

  “那怎么办?”蓝采和问。

  曹国舅沉思了一下说:“咱们先按照祖师爷的吩咐,还这里清天绿水,治好这里的人。”

  初大爷走过去说:“那几位老神仙和你们的画像,我们都画下来,再根据画像塑造金身。

  李铁拐笑着说:“他们几位老者,都是变化的,不是他们的真模样。”

  初大爷问:“为什么?”

  李铁拐笑着说:“这就叫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那你们几位?”

  李铁拐说:“我们几位倒是原来的模样,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救助这一方水土和百姓,你们准备去吧,三天时间完不成,就不要再谈什么盖庙了。”

  大家听了这才散去。

  大家走后,李铁拐拿起葫芦说:“我和张果老、何仙姑给大家治病,汉钟离用扇子把残留的阴霾全部驱散,吕洞宾协助你;韩湘子,你用笛子把湖中的动植物唤醒,曹国舅和蓝采和协助你,咱们马上行动吧。”

  大家分开后,李铁拐拿出葫芦,带着何仙姑和张果老,来到了村子的水井旁边,往里倒进了几滴酒。”

  何仙姑看了笑着说:“李大哥,你这是怎样给老百姓治病?别应付公事了。”

  李铁拐笑着说:“何仙姑,这你就不懂了,任何人离了水不行,他们喝了这井里的水,很快就会好的。”

  张果老听了说;“姜还是老的辣,这李铁拐心眼子就是多,办法也多。”

  他们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又向另一口水井走去。

  汉钟离和吕洞宾,来到了麻大湖边上,吕洞宾举着宝剑,抡起芭蕉扇,只见湖面上阵阵清风,天上的阴霾全部驱散,接着汉钟离又向着村子里闪了几下,整个村子上空的阴霾也被驱散。

  韩湘子和蓝采和、曹国舅驾云来到麻大湖上空,曹国舅举着笏板,蓝采和举着花篮,把花篮里的花瓣采下来,撒在麻大湖里,韩湘子吹起了横笛。那悠扬的笛声,在麻大湖上空飘荡。

  芦苇的叶子变绿了,荷花又露出了笑脸,鸟儿听了,又伸展着翅膀在麻大湖上空盘旋,湖中的鱼鳖虾蟹也奇迹般的复活了,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麻大湖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到村子东头初大爷家里,商量着怎样盖庙,初大爷说:“是太上老君他们救了我们这一带人,庙的名字就叫老君堂吧。”

  “对对对……”大家齐声附和

  一位年轻人说:“三天时间,我们能建起来么?”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是啊,三天,我们买砖瓦也没处买,用土坯吧,三天也干不了,你们说怎么办?”

  一位老者说:“这大蓝纸,只有济南才有,就是顺风顺溜,来回没有五天也回不来。”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初大爷说:“我看这样吧,老君堂就在我家的三间南房里,过会儿我打扫打扫,现在咱们派“李飞腿”立即坐船到济南去,看能不能三天赶回来,我们找铜匠师傅,先把八仙的神像做好;再叫刘木匠做一个大木匾,请李秀才写上‘老君堂’三个字;至于太上老君他们,谁也没有见到他们的真身,也叫刘木匠提前把镜框做好,等买回来大蓝纸,立即叫李秀才写好排位,这样大家一起动手,用不了三天就会完成。现在关键就是大蓝纸能不能按时买回来。”

  大家商量好后,老大爷把钱交给李飞腿说:“大家都说你飞毛腿,跑得快,你现在拿上钱,到咱们码头上,看有没有去济南的船只,你坐上船,到黄台桥下船,赶往济南市里,买上大蓝纸立即返回,一刻也不能耽误。”

  李飞腿接过钱,飞也似的向码头跑去。

  李飞腿来到码头上,正好有一只到济南的货船,船上装的满满的都是食盐,正要拔锚开船,李飞腿跑来说明来意,船家爽快的答应了。

  船又开拔了,因为没有一丝风,几个人只好拉着纤绳慢慢的往前走。

  李飞腿问船家:“这样慢吞吞的,什么时候能到济南。”

  船家说:“实在没有办法,没有风,靠拉纤至少要五天的时间才能到黄台。”

  李飞腿听了着急地说:“能不能快点儿?”

  船家说:“这就是最快的了,你看船上的货物这么重,就是有风,能用上帆至少也要三天三夜。”

  李飞腿听了自言自语地说:“这怎么办?只好听天由命吧。”

  云端里的八仙看到了,汉钟离说:“我送他们一程,满足大家的心愿。”说着拿起芭蕉扇,向西一扇,立即河面上刮起了东风。

  “起风了,起风了?”船家高兴地大声喊着,连忙叫拉纤的人都上了船,把船上的帆升了起来,船飞快的跑起来。

  夜里,大家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看到同行的船只,一只只都落在了后边。

  一会儿工夫,船就到了黄台,李飞腿连忙下船,船家走过来说:“托你的福,这么快就到了,明天我们卸完货物,后天我们就返回去,你还做我们的船回去吧!”

  李飞腿答应一声,飞快地向济南市里跑去。

  天上没有月亮,漆黑漆黑的,他又是第一次来济南,只好懵着头往前赶路。

  “有个灯笼就好了。”他心里这样想着。

  当李飞腿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在自己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盏灯笼,却看不到人影。

  他跟在灯笼后面,他走得快,灯笼也走得快,他走得慢,灯笼也慢,李飞腿只觉得两脚生风,向飞起来一样。突然,灯笼不见了,李飞腿也停住了脚步,眼前出现了一个店铺,正要打烊,他连忙走上前问:“店家,这里有没有大蓝纸。”

  “有,有,我们这里什么样的纸张都有。”店家说。

  李飞腿走进去,买上了十张大蓝纸,和黄色的燃料走出了店铺。

  这时,眼前的那盏灯笼又出现了,他跟在灯笼后面,只觉得耳边呼呼风响,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候。灯笼又不见了,他仔细的一看,原来已经来到了初大爷门前,他连忙走上前敲门:“初大爷,快开门。”

  一会儿,初大爷打开门,一看是李飞腿顿时大怒:“你这没用的东西,怎么回来了?”

  李飞腿说:“大爷,大蓝纸我买上,就接着回来了。”

  大爷说:“你撒谎,去济南一百多里路,这么快就回来,你骗谁?”

  “不信你看,这是什么。”李飞腿说着,把包袱打开,里面卷着的正是大蓝纸。”

  老大爷连忙把李飞腿让到屋里,端来一杯开水,李飞腿喝了一口水,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老大爷听了,连忙来到院子里跪下说:“苍天保佑!神仙保佑!谢天谢地!”

  李飞腿看了,也跪下磕了一个头,便回家去了。

  八仙在空中看了,都哈哈大笑,然后驾云回兜率宫交差去了。

  第三天,老君对八仙说:“走,咱们再到麻大湖走一趟,看看他们把庙建起来没有。”

  李铁拐笑着说:“还是不去吧,这么短的时间,就是神仙也不会盖起来,还是不去了吧。”

  老君说:“还是走一趟好,如果盖不起来,你们想方设法阻止他们,咱们为老百姓办事,可不是为了图回报的。”

  说完,老君带着八仙,驾着云向麻大湖走来。

  来到孟桥村,他们落下云头,变作老百姓的样子,看到许多老百姓纷纷向东跑去,他们也随着人群往东走。

  来到了初大爷家门前,只见门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老君问一位老者:“老哥,这里有什么事,这么热闹?”

  老者看了看他们说:“外地来的吧,老君和众位神仙,救了这里的老百姓,老百姓为了感谢老君他们的救命之恩,在这里设了老君堂,今天要给老君爷和众位神仙安座位。”

  鞭炮响过之后,大家都来到院子里,老君和八仙也跟到院子里。

  他们走进老君堂,只见正中间上面有一块硕大的牌匾,上面有“老君堂”三个正楷鎏金大字,端庄浑厚,苍劲有力。

  牌匾下面并排着九个镜框,中间一个大镜框,底座上有镂空龙纹,两边各雕刻着一个狮子,镜框里面写着老君爷神位,右边有四个较小的镜框,分别是大仙爷神位、福仙爷神位、寿仙爷神位、高仙爷神位,左边是升仙爷神位、圣仙爷神位、圆仙爷神位、全仙爷神位,都是用蓝色的电光纸底子,黄色的金字,竖版写成。

  两边放着八仙的青铜造像:提着葫芦的李铁拐,举着莲花的何仙姑,倒骑着毛驴的张果老,手持笏板身穿官衣的曹国舅,提着花篮的蓝采和,吹着横笛的韩湘子,身背宝剑的吕洞宾,手持芭蕉叶坦胸露肚的汉钟离,神态各异,憨态可掬,栩栩如生。

  李铁拐看了,嘟嘟念念的说:“拯救这里的老百姓,我们八个的功劳最大,却把我们放在一边。”

  老君看了李铁拐一眼说:“你们不服是吧,好吧,我给你们换换位置。”说着用手轻轻一指,那八仙的青铜造像都飞起来,落到了老君堂牌匾的上面。

  老君看了李铁拐一眼说:“这样行了吧,够高了吧?”

  吕洞宾看了说:“这怎么行,那么高,我们怎么样享受贡品。”

  老君看了大家一眼说:“这我不管,走吧!”说完,领着大家走出了老君堂。

  从此,八仙就在老君堂牌匾的上边,一直站着,一站就是几百年。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君堂的传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