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宋徽宗忍不住与李师师偷情

  好色宋徽宗忍不住与李师师偷情

皇帝与妓女的往来,在中国历史上并不稀罕。自秦汉至清代,几乎代代不绝。一般地说,皇帝喜欢妓女,迷恋名妓,是出于色情和肉欲的需要,为的是纵欲和荒淫。但宋徽宗赵佶和名妓李师师的恋情则是一个例外,完全是从内心到内心,出于知己和挚爱。

  

迷住宋徽宗的李师师李师师是汴京人。父亲是一个普通的染匠,母亲在她出生时便不幸过世。父亲在饥饿线下挣扎,用豆浆代替乳汁,喂养她,使她得以苟活。当时汴京有个约定俗成的习俗,就是父母如果喜爱孩子,必须舍身佛寺,以求孩子吉祥平安。李师师也被疼爱她的父亲送到佛寺。在佛寺中,眉清目秀的李师师显得奇异,婉如菩萨转世,寺僧很喜欢她。她的父亲也很高兴,并惊异地自语:是女真佛弟子。于是,替她取名为师师。李师师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但四岁的时候,疼爱她的父亲却因罪入狱处死。李师师无依无靠,被寄身倡籍的李姥收养。李师师在倡门中默默地成长着,学着女工和琴棋书画。渐渐地,李师师迷人的姿色和高雅的才艺不知不觉间传遍京师,成为一代名妓,色艺无双,家喻户晓。

  

讲求奢华、追慕风雅而又极尽声色犬马之乐的徽宗赵佶,终日在深宫后苑中寻欢作乐。但天长日久,充满好奇和幻想的才子赵佶,便厌倦了这种例行公事式的宫中享乐,甚至于对于后宫美人的性爱,赵佶也觉得寡淡无味,认为是一种心灵的负担,更不用说有什么刺激和乐趣。于是,赵佶便考虑出宫微行,看看外面的世界,去寻找新的刺激。

  

赵佶宠信的宦官叫做张迪,赵佶微行出宫都是由他一手操办的。张迪没有入宫之前,就曾出入青楼妓馆,和汴京青楼妓馆的老鸨很熟,更了解京师的一些名妓,尤其是李姥和李师师。张迪就详细向赵佶述说,称赞李师师如何美艳无双,如何温柔秀丽,如何才艺盖世。才子型的赵佶酷爱艺术而追慕美人,听了这番话,他没法不动心。

  

第二天,徽宗赵佶便命张迪携带宫中珍宝,他自称是大商人赵乙,前去拜访李师师。徽宗是天黑时出门的,夹杂在四十名宦官中,走出东华门。他们步行了两里,来到镇安坊。徽宗令众臣官散去,只留下张迪随行。主仆二人步入坊门,走进李姥的青楼。

  

李姥因为这位大富商送的礼物贵重,便用水果先招待赵乙,陪赵乙说话。冒名赵乙的徽宗是来看美人的,哪有心思吃这等水果?他时不时回顾,只等着仙人一般的李师师。然而,等了很久,李师师却始终不曾出现。

  

徽宗又和李姥聊了好一会儿,被李姥引入一间装饰典雅的小轩。轩中朴素雅洁,情调别致,窗外还有翠竹点缀。徽宗爽然就座,意兴闲适,心情舒畅地等着美人的到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李姥引徽宗进入后堂。堂中山珍海味,摆开一桌宴。李姥、徽宗进餐,虽然李姥殷勤备至,但美人还是迟迟不出现,又不前来陪酒,徽宗越发地好奇和不解。吃过饭后,李姥请徽宗入室沐浴,徽宗辞谢。李老对徽宗耳语:这孩子天性好干净,不要见怪。徽宗不得已,只好随李姥到浴室沐浴。

  

洗过浴后,李姥再请徽宗来到后堂,继续吃酒。时间过得真慢,一个时辰如同一年。等到最后,徽宗好不容易随着李姥的红烛,进入美人的卧房。徽宗有些忐忑,以为美人一定在房中。但他撩帷而入,却只是一灯荧然,在一片红帘前摇晃,根本没有美人的影子。这又大大出乎徽宗的意料。徽宗耐着性子,却又越发地好奇和着迷。他就那样以天子之尊,倚在几榻间,等着一个妓女的降临。

  

又过了很久,徽宗抬起眼,看见李姥拥着一位美人,姗姗而来。美人一片淡妆,不见任何脂粉,身穿素雅浅淡的衣服,面色白中略带红润。显然是新浴刚罢,其娇艳典雅、惹人怜爱、宛如芙蓉出水。这美人就是李师师。徽宗神魂颠倒、不免目瞪口呆。

  

李师师轻盈地来到房中,看到自称富商赵乙的徽宗,眼光轻蔑、神色极为倨傲,不微笑,也不施礼。李姥赶忙和颜调解,对徽宗耳语:孩儿性情有些个别,不要见怪。徽宗点点头、却根本都没有听见。

  

徽宗定定神,神情凝注,神色飘逸,恢复了一代天子的从容神气。他借着烛光,凝视着美人的容颜,果然幽姿神韵中闪烁惊眸,可谓倾城国色!徽宗心驰神往,和蔼地问她年龄,并走近了过去。李师师连眼睛都不抬一下,根本不予理睬。徽宗走近了些,再问她些别的。她还是没有回答,反而挪动娇姿,移坐到另一个地方。李姥又凑近耳语:孩儿喜好静坐,请莫见怪。说完后,李姥便出了卧室,掩上房门。

  

李师师平静地站了起来,取下墙上的琴,在桌旁坐下,旁若无人地弹了一曲《平沙落雁》。她轻拢慢捻,流韵淡然悠远,出神入化,徽宗深受感染。一支曲子以后,又是一支。三支曲子将尽,外面已是鸡鸣破晓。徽宗毫无倦意,显得很高兴,也很兴奋,徽宗好像只是为了看看美人,听听弹曲,此时便心满意足地走出了房间。李姥备好了早点,徽宗饮过杏酥,从容地离去。随从的内侍们通宵潜候在镇安坊外,这时见徽宗过来,便簇拥着回宫。徽宗离去以后,李姥极不满意。这位商人出手大方,礼物贵重,又彬彬有礼,你如何这样的待慢?!李姥便责备李师师,说:赵乙礼意不薄,你怎么这样冷落他?李师师鄙夷商人,怒冲冲地说:一个商人罢了,我为他干什么!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好色宋徽宗忍不住与李师师偷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