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殷秀实不畏强暴

  第228章 殷秀实不畏强暴郭子仪身为大将,可以说为大唐江山立下了赫赫战功。代宗皇帝论功行赏,封他为汾阳王。但是,代宗对郭子仪这样德高望重、功高盖主的老臣,又是感激、尊重,又是害怕,总是担心他拥兵自重,再起兵乱,阴谋篡位。为了表示亲善与拉拢,代宗还把女儿升平公主下嫁郭子仪的六儿子郭暧。郭子仪自然明白代宗皇帝的一番心思,所以处处小心谨慎,惟恐一步不慎,便招来杀身之祸。当代宗要封他为尚书令时,郭子仪坚辞不受,以向代宗明示自己的心迹。 尽管郭子仪处处小心,但有时仍会出一点小事情,这回的问题出在郭子仪的儿子身上。郭子仪有6个儿子,毕竟年轻阅历浅,对官场利害体会不深,认为自己的父亲身在朝中,位居高官,便有些倚仗权势,不拘小节。一日,负责军纪的都虞侯到军营中视察,正好撞见一名军士违反军令,在营中打马奔驰,显然他在驯服一匹烈马。这匹马性情异常火暴,三下两下便将那军士颠下马来,而它仍继续在营中狂奔,将军营搞得一塌糊涂。虞侯见状大怒,吩咐人将那驯马的军士拉出营外,按军令给斩了。这下可惹恼了一人,他就是郭子仪的小儿子郭映。郭映和那名被斩的军士非常要好,也正是因为这样,那军士才敢无视军令,公然在营中打马扬鞭。郭映一听说自己的好朋友死了,又怒又伤心。他知道父亲做事,从不纵容自己兄弟几个,但自恃最小,平日深得父亲欢心,便斗胆跑到郭子仪面前哭诉,说都虞侯瞧不起他,故意找碴杀了他的好朋友。郭子仪早就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但不帮他处置都虞侯,反将他痛斥一顿道:“大丈夫行的正,做的端。明明是你的朋友公然违反军令,罪当斩首,你却诬告都虞侯,这岂是大丈夫行径?为人要光明磊落,更不可仗势欺人。今后你若再胡作非为,为父不但不加袒护,反而要亲自将你送到官府治罪!”说完又命郭映回自己屋中反省三日,方可出来。从此,郭映再也不敢心有侥幸之念了。老老实实做人,亲君子,远小人,品行甚佳,得到众人交口赞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郭子仪家中又出了点事儿。事情说大也不大,但说小也不小,真要处理不当,就有满门抄斩的危险。原来,升平公主自从与郭暧结婚后,夫妻二人倒也和和美美。只是升平公主自幼受代宗宠爱,便有些骄纵之态,每每在郭暧面前使刁弄性。那郭暧虽不似升平公主那般金枝玉叶,但也是将门之后,自小娇贵,哪里受过这气呀?开始时还勉强忍耐,日子久了,升平公主再与之斗嘴时,他也不免要回几句。一日,升平公主又与他吵起来,郭暧忍无可忍,道:“你不就仗着你父亲是皇上吗?我父亲还不稀罕当呢!”一句话,正中升平公主要害,她目瞪口呆,哑口无言,但又咽不下这口气,便不顾这其中的利害,跑到父亲面前告御状。这样的话,无论是什么样的皇上都是不愿听到的,但代宗早已看出郭子仪忠心耿耿,并无二心。听了女儿的话,只是笑着对女儿说道:“你那莽撞的小夫婿其实也没说错,如果他父亲想当皇帝,这天下早不是咱们李家的了!”然后又将女儿抚慰一番,又派人把她送回郭家。郭子仪这才知道此事,不由得大惊。心想,如果皇上因此而多心,我这一世的英明岂不都毁在这逆子手中。想到此,亲自将儿子郭暧捆绑起来,到代宗皇帝面前请罪。不仅当面严厉指责儿子过错,还连连自责,教子无方,请皇上重重责罚。代宗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当即拉着郭子仪的手笑道:“俗话说的好,‘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小夫妻之间的话,何必认真呢?郭爱卿,你为本朝立下汗马功劳,并不居功自傲,朕深知你一片忠心,你也不必担心,朕不是糊涂之人,不会因此而对你产生嫌隙之情的。”郭子仪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下,带子回到家中,对儿子郭暧道:“皇上虽宽宏大度,饶你不死。但家法难容,今日不教训你一番,日后你必闯出天大的祸事来!”言罢,命家人将郭暧重责40大板。这件事被后人编成戏剧《打金枝》,流传至今。要说郭子仪最器重的儿子,还得说是三子郭晞。他曾随父南征北战,颇有乃父风度。但毕竟是年轻意气,在邠州(今陕西彬县)驻军时,对手下将士约束不严,经常出现他军中将士到街上骚扰百姓的事。而当地的节度使白寿德考虑到郭子仪的声望,也不好进行追究。这事儿很快被已升任泾州刺史的殷秀实知道了,便提出兼任节度使署都虞侯,以解决此事。白孝德正为此事犯愁,见他主动提出出面调停,想必有锦囊妙计,便当即同意,让他尽快到邠州节度使衙上任。殷秀实上任不久,便有郭晞部下17人到酒肆抢酒的事儿发生。卖酒的老汉被他们刺伤,酒肆中的设施也被破坏不少。殷秀实闻听大怒,立时差人将17人抓来,斩首示众。这下他可捅了马蜂窝。平日,郭晞营中的兵士都懒散惯了。今日忽听17个兄弟只因到酒肆抢了点儿酒喝便被处死,大惊之余又大怒,也不用商量,便顶盔挂甲,纷纷上马,要群起而攻打节度使署。白孝德闻听叫苦不迭,忙问殷秀实如何处置。殷秀实胸有成竹地说道:“大人请放宽心,此事交由我一人处置便可。”白孝德见殷秀实要一人独闯郭晞大营怕他吃亏,便道:“那些将士都急红了眼,见到你非剐了你不可。你若一定要去,依我之见,还是多带些役吏,以防不测。”殷秀实闻此言一笑道:“大人,他们若真要杀我,就算带再多的兵,我恐也难活着回来。不过,我自有妙计,他们不会杀我,说不定还要谢我呢?”说完,自去马厩牵出一匹老马,自己骑上,又让一个瘸腿的老马夫牵着,向军营走去。军营中的士兵正要冲出大营,看见殷秀实迎面而来,一时之间倒有些不知所措。倒是殷秀实捻须笑道:“怎么了?杀我这样一个糟老头子,还用着这么兴师动众吗?”众将士闻听,面面相觑。没想到殷秀实有如此胆量,明知是死,还敢独闯大营,说出这一番话更让人出乎意料。正当众将士不知如何答对之时,殷秀实翻身下了马,忽又严厉地问道:“常侍(指郭晞)难道有亏待你们的地方吗?郭元帅也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吗?” 众将士闻听越发摸不着头脑,一时竟都愣在那里。殷秀实见状,又继续喝道:“你们要杀我必获杀官造反之罪,追查起来,必会诛连郭家。如若不是你们与郭家有仇,怎会做出如此陷害郭家之事呢?!”众将听他这一番话,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他们平素最佩服的人便是郭子仪,怎么会存心害他呢?只是没想到今日之事,其中有这等利害关系。这些兵将均是生性豪爽之人,知道错了,便纷纷向殷秀实赔罪,再三言明此事与郭元帅无关,请殷秀实不要追究此事。此时,郭晞也闻讯赶来,见眼前情状,心中已然明了。向殷秀实抱拳拱手,正要开口,殷秀实却抢先厉声说:“郭元帅功高盖世,理应善始善终。不料有你这等逆子,先放纵属下侵扰百姓,如今又顶盔挂甲,要造反作乱。这些罪名要落到郭元帅身上,你郭家全家抄斩事小,只可惜,郭元帅一世的英名也毁了……”郭晞站在一旁,额上早已渗出细密的汗珠,忙跪地叩头,道:“均怪我疏于管教,险些酿成大祸。今多亏殷公明示,此等大恩大德,自当铭记在心。”然后急命将士解下盔甲,各自回营。 就这样,一场将要发生的流血事件,被殷秀实平息了。 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代宗李豫驾崩。太子李适继位,史称德宗皇帝,改元“建中”。 德宗久闻殷秀实才识过人,便提升他为掌管粮食仓储的司农卿。殷秀实奉诏入京。进京前,他对先他而去的家人再三叮嘱:“如过岐州,节度使朱泚赠送礼物不要收。”但并未说明原因。他们家属路过岐州,节度使朱泚果然命人送来300匹大绫。家人左右推辞不掉,又想这点小事儿,也无甚大碍,便收下带入京城。殷秀实知道后,非常恼火,因为他早就预料朱泚日后必会反唐,自己不愿与他一起背负叛名,才不肯收他礼物。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好的办法,他便命家人将这300匹大绫放在司农寺大堂的房梁上,从此从未动过,以示自己清白。德宗建中四年,岐州节度使朱泚果真起兵造反。他到长安后,将一些大臣强行聚到一起,要他们拥立自己为皇帝,其中就有殷秀实。不料他的话还未说完,殷秀实就骂道:“你这个罪该万死的狂贼,休想让我和你一起造反!”同时将手中笏板向朱泚前额击去。朱泚血流满面,顿时恼羞成怒,令部下将殷秀实推出去残忍地杀害了。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28章 殷秀实不畏强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