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如如何讲感情与讲原则

  古人如如何讲感情与讲原则

  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曾经为人际关系苦恼和伤神过。

  其中,不少人是因为处理不好感情与原则的关系,才将简单的事情搞复杂,徒添烦恼。所以,怎样既讲感情,又讲原则,是一项难度不小的技术活,如果分寸把握得好,很多复杂的事情就会简单化,烦恼自然会少许多。

  以孔子与颜回的故事为例,来说说孔子这位大圣人的处世高招。

  孔子对待得意门生颜回的态度,颇有意味。

  在所有的弟子,孔子最推崇最疼爱的弟子就是颜回,颜回死后,他悲痛欲绝:老天啊,这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这是讲感情。

  但是,颜回的父亲颜路提出一个建议,请孔子卖掉车子,给颜回添置一口大棺材──椁。孔子回绝了颜路。孔子为不能卖车做解释:不管有没有才能,儿子总归都是儿子,谁能不心疼啊?我儿子孔鲤死后也是没有大棺材就下葬了。还有一条理由,非常坦率,意思是他曾经做过官,虽然现在没做了,但是他的身份还保留着,按照当时的礼制,他这个级别的人出行必须坐车,步行就乱套了,是绝对不可以的。

  这是讲原则。

  历代帝王都利用孔子的儒学来维护宗法制度,然而能像孔子这样将讲感情与讲原则二者拿捏到位的,并不多。

  对于君王来说,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这是不可撼动的铁的原则。然而,狡兔刚死,就迫不及待地烹掉走狗,就太不讲感情了。

  刘邦、朱元璋对功臣大开杀戒,让后世人寒心不已,特别是朱元璋,得到天下后,几乎将功臣们一网打尽,株连杀戮的达到五万人,当初和他共过患难的兄弟只有汤和一人得到善终。

  其实,对于君王来说,要想卧榻之上只让自己一人酣睡,也不是只有屠杀功臣一条路可走,照样可以既讲原则又讲感情。

  宋太祖赵匡胤就做得很好,杯酒释兵权堪称史上最成功最人性化的解权行动,他推心置腹与大臣们说得明白,所谓做人,一生的努力和挣扎,无非是富贵享乐,现在我让你们享乐,让你们多余金帛田宅以遗子孙,置歌儿舞女以终天年。而你们呢?老老实实地把军权交还给我吧!正是各得其所,大家都睡得安稳,相安无事,岂不快哉!

  如果君王们只讲感情,不讲原则,又会怎样呢?

  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最典型的当然是周幽王为了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烧掉了自己的信义和国家,还有唐明皇宠爱杨贵妃导致了安史之乱。

  当然,男女之间的事,怎样既讲感情,又讲原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感情深,原则就要靠后站,感情浅,原则就要往前靠。实在不好把握分寸。

  显然,男女关系是人际关系中最复杂的关系,就像武松和潘金莲之间,恐怕并非如《水浒》里描写的那样简单,面对嫂嫂风情万种地勾引,我不相信能打死老虎的小叔子心里没有波澜壮阔的斗争。好在武松守住了原则,留下的不说是千古英名,至少不会是千古骂名。

  而金庸的《天龙八部》里的段誉则比较悲惨,千辛万苦地爱上一个女孩子,发现是自己的妹妹,又掏心挖肝地爱上一个,发现又是自己的妹妹。在讲感情与讲原则的纠缠里挣扎,也许是人生最痛苦的事。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古人如如何讲感情与讲原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