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航母谍战

  美日航母谍战

  一、英雄救美

  司特伍斯是英国军情五处的特工,1936年奉命来到日本东京,伪装成一名机械工程师探取日方的情报。但是,由于日本军国主义横行,日本人对外国人戒备心很重,所以,司特伍斯在日本徘徊了两年,也没能取得什么骄人的成绩。

  这天晚上,他刚刚参加完一个舞会回家,在路上,他忽然听到黑暗的街道里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响。司特伍斯大吃一惊,急忙让司机停下汽车,悄悄溜了过去。

  借着昏暗的月光,司特伍斯看到七八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在殴打倒在地上的两个男人。一边打还一边骂:“你们这两个卖国贼,快把东西交出来,不然让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倒在地上的一个人还在怒骂:“你们这群混蛋,我一定会报杀父之仇的!”看样子那人也会几下功夫,他忽然从地上蹿起来,把围攻他们的人打倒了两个,又转身对在地上的同伴大叫道:“长卷,你快逃!”然后用身体挡住了穿西装的那群人。

  地上那个人赶紧跳起来,就往司特伍斯这边跑过来。司特伍斯听到那群人骂地上的两个人为“卖国贼”就有心想救他们了。等那人逃近了,司特伍斯看出那人居然是个女的。他急忙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将追击的人打倒几个,然后拉起这个女人钻进车子里,催促司机赶快开车。

  被救的女人对着车窗外大声喊着松岛新平的名字。司特伍斯大吃一惊,这不是日本军务大臣松岛儿子的名字吗?

  他来不及多想,只听到车窗外几声枪响,松岛新平已经被西装男击毙在了街头。

  二、摊牌

  司特伍斯把所救的女人带回自己家,然后询问她的名字。女人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说道:“你是哪国人?你要是能把我带出日本,我才会把我的真名告诉你。”

  司特伍斯笑了笑说:“松岛小姐,你不用隐瞒了,你的真名叫松岛长卷,是日本军务大臣的女儿。”

  松岛长卷惊疑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司特伍斯满脸微笑地说:“我之前在报纸上见过你的照片,对你左嘴角的痣记忆犹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会有那么多的人追杀你。你父亲呢?”

  松岛长卷沉默了。不管司特伍斯怎么问,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他想办法把自己救出日本。

  司特伍斯悄悄把这件事情传递到了军情五处。得到的答复是,此人很可能是日本间谍在试探你,请不要把自己的身份泄漏出去,不然会有性命危险。

  司特伍斯按照上级的指示,也没有和松岛长卷透露自己的身份,只是把她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没过几天,军情五处又发来新的指令,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松岛长卷的父亲因为在国会上反对扩大战争,被军方杀害。同时,松岛办公室里藏有日本最新航母研发资料的军事机密文件下落不明,很可能落在了松岛长卷的手里。那天晚上司特伍斯见到被杀的人,就是松岛长卷的哥哥,也就是松岛大臣的儿子松岛新平。军情五处要司特伍斯见机行事,如果能从松岛长卷手里拿到日本航母的文件带回英国,那可是大功一件。

  司特伍斯明白军情五处要冒险的理由,日本秘密研制核潜艇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他们已经研究到什么程度了英方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急于知道这个结果。司特伍斯也曾悄悄检查过松岛长卷随身携带的东西,但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如果对松岛长卷亮出自己的身份,他可能就中了日本间谍的诡计,命丧他乡。如果不说,又不能取得松岛长卷的信任。思来想去,司特伍斯决定冒险,因为他知道,大战迫在眉睫,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了。

  司特伍斯决定冒险,这天,他主动找到松岛长卷,对她说道:“松岛小姐,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了,其实,我是英国军情五处的特工。”

  三、文件

  司特伍斯说完,紧盯着松岛长卷,想观察她有什么样的反应。松岛长卷只淡淡地说:“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把我带去英国了?”

  司特伍斯见松岛长卷说得这么直白,就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般人?”

  松岛长卷说:“你都知道我的身份了,还敢把我藏在家里,就足以证明你不是一般人了。”

  司特伍斯本来以为松岛长卷会假装很吃惊的样子,她现在的反应,反而让司特伍斯觉得她不是日本的间谍了。

  经过周密的计划,司特伍斯把松岛长卷化装以后,混在家属里,顺利地逃离了日本,坐飞机来到了英国。

  司特伍斯安全到达了伦敦,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按照指示把松岛长卷带到了一个秘密的联络点。可是他们刚到,就被一大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了。

  司特伍斯吓了一跳,急忙问:“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们可是奉命来的。”

  来和司特伍斯接头的是军情五处远东部的主管琼斯。他笑着对司特伍斯说道:“司特伍斯,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你上当了。就在你们上飞机的时候,我们已经调查出了,这个松岛长卷是日本间谍,她为了打入军情五处故意接近你。她父亲和哥哥的死,都是他们的苦肉计。”

  司特伍斯也分不清到底哪个说法才是真的,他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松岛长卷。

  松岛长卷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她对琼斯说道:“你们的情报一定搞错了,我父亲和哥哥的死可是千真万确的。”

  琼斯得意地笑着说:“这都太小儿科了吧,你父亲和你哥哥完全可以用别人来代替。说不定,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藏着呢。”琼斯说着,就让人把松岛长卷抓起来。

  松岛长卷急忙喊了一声:“慢着,如果我拿出了航母的秘密文件,你们还会不会相信我?”

  琼斯的眼睛里顿时冒出光来,他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松岛长卷,说道:“什么?你说你有日本航母的秘密文件?”

  松岛长卷用力点了点头,然后掀开衣服,把肚皮露了出来。

  松岛长卷说道:“这个文件是我父亲亲手给我的,并嘱咐我,如果他遇害了,就把这个文件送到中国去。”

  司特伍斯忍不住问:“文件到底在哪里?”

  松岛长卷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在这里面。”

  琼斯惊讶地说:“难道要剖开你的肚子才能取出来?”

  松岛长卷说:“不用,不久前我得了阑尾炎,医生给我做了手术。现在这个文件的缩微胶卷就藏在这个手术后的伤疤里。”

  司特伍斯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翻遍了松岛长卷的东西,也找不到这个文件。

  四、爱情

  琼斯半信半疑,他深知日本人狡猾得很,他又怎么知道这是不是松岛长卷在故意拖延时间呢?

  松岛长卷看到琼斯还是不相信,就说道:“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就请杀了我,然后从我身上取走文件。但我请求你们,一定要对日本宣战,为我父亲报仇。”说着,几乎要哭出来。

  琼斯命人把松岛长卷暂时看管起来,并取出了她身上的微缩胶片,然后把胶片拿去检测,结果那就是英国政府梦寐以求的日本航母的资料。这样一来,松岛长卷终于获得了清白。

  不久之后,潜伏在日本的间谍送回的情报显示,松岛长卷提供的资料正是日本军方丢失的那份。现在日本政府正因为这份文件丢失而暴跳如雷呢。

  英国政府为了奖励松岛长卷,给了她很多英镑还有豪宅和汽车。松岛长卷哭着说道:“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日本军方杀了我的父亲和哥哥,也给世界造成了灾难,我要为他们报仇,就请让我去造船厂做一名工程师,为英国的军事发展作出贡献吧!”

  英国政府经过考虑,答应了她的请求。司特伍斯也辞去了军情五处的工作,和松岛长卷一起来到英国的莱德造船厂,这里正在建造当时最先进的航空母舰。一来二去,司特伍斯竟然喜欢上了这个具有东方魅力的姑娘。二人很快有了恋情,经常出双入对,成了让人羡慕的一对儿。

  五、暗杀

  司特伍斯和松岛长卷恋爱不久,就开始了同居生活。某天晚上,司特伍斯和松岛长卷开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有两辆汽车拦在了他们面前。

  司特伍斯急忙刹车,他刚准备往回倒车,后面又冲出几辆汽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然后,数支冲锋枪对着他们的汽车扫射。

  司特伍斯和松岛长卷没有武器,只能抱着头,躲在汽车里。就在他们以为死定了的时候,外面传来几声巨响,围攻他们的汽车爆炸了。

  司特伍斯和松岛长卷在汽车里听到琼斯叫他们的名字,这才抬起头,原来是琼斯及时赶到救了他们。

  琼斯诡异地朝松岛长卷笑了笑说:“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为英国作出这么大的贡献,我们怎么可能对你不管不问?”

  原来,松岛长卷来到英国不久,琼斯他们就在造船厂附近发现了可疑的人物。他怀疑这些人是为了报复松岛长卷而来的,就派人秘密保护她和司特伍斯。

  松岛长卷听完,惊讶地说:“难道军情五处也有潜进来的日本间谍?”

  琼斯严肃地点了点头,说:“松岛小姐,这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大战迫在眉睫,相互潜入敌对阵营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我决定多派几个人手,24小时保护你们。”

  松岛长卷刚想拒绝,司特伍斯急忙答应说:“这样就好了,我相信,等我们全面反攻的时候,日本间谍就没空来对付我们了。”

  司特伍斯和松岛长卷没有回家,而是在军情五处的保护下,重新回到了造船厂,他们被告知,为了他们的安全,以后都不能离开这里。

  司特伍斯很高兴地说:“长卷,这样一来也好,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工作,而且安全也有了保证。”

  松岛长卷忧心忡忡地摇摇头说:“你太乐观了,日本军国主义横行这么多年,日本间谍也不是吃素的。”说完,她握着司特伍斯的又说:“我来到这里也不后悔,但让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我的母亲。父亲和哥哥都死了,我要是也死了,母亲一定会伤心欲绝的。如果我遇到了什么不测,请你一定要把我的尸体送回日本,交给我的母亲。”

  司特伍斯安慰她说:“你在胡说什么啊,这里可是英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日本间谍是不会对你造成威胁的。”

  经过反复劝说,松岛长卷才勉强安下心来。但,随后的日子里,果然如松岛长卷所说的,她又遇到了几次危险。比如在造船厂她会莫名其妙地遭到碰撞,差点掉下大船。有时候还会不明不白地遭到袭击。虽然都被松岛长卷侥幸躲了过去,但每次都让她心有余悸。松岛长卷不止一次对司特伍斯说:“如果我死了,请你一定要把我的尸体送还给我的母亲。”

  不到一个礼拜,有一次司特伍斯加班回家,看到松岛长卷倒在地上,胸口被打穿了好几个洞。尸体旁边还有用血写的“叛国者”这个英语单词。司特伍斯大哭一场,按照松岛长卷的遗嘱通过国际红十字会,把松岛长卷的尸体送回了日本。

  六、天大的阴谋

  松岛长卷的尸体没有被她的母亲接到,而是被一个叫东条冥郎的人带去了一个秘密的间谍学校。这个学校自创建以来,就为日本训练出了很多优秀的间谍,而东条冥郎正是这所学校的校长。

  东条冥郎当着所有学生的面,掀开盖在松岛长卷尸体上的日本国旗。东条冥郎阴沉着脸,说道:“各位,这就是我的女儿东条枝子。她刚刚执行了一件绝密的任务,那就是用她的生命,成功盗取了英国航母的机密。”

  原来,当英美两国政府急于得到日本航母的进展情报时,日本政府也同样急于知道竞争对手的军事发展资料。东条冥郎为了能盗取情报,让自己的女儿化装成了松岛平健的女儿——松岛长卷。然后借机接近司特伍斯,并利用手中的情报取得英国政府的信任。之后,她利用自己了解日本航母的专家身份,可以较大范围走动,带着潜伏在造船厂间谍送来的微型照相机,把厂里的不少情况拍了下来,然后再和隐藏在造船厂的间谍演“双簧”。本来计划日本方面派人来接她回去的,军情五处却看得死死的,根本没有机会。

  东条冥郎下令,让东条枝子把微型照片藏在一个胶囊里吞下,让间谍在两小时内杀死她,这样胶囊就不会溶解或者排泄掉。只要她的尸体能回到日本,任务也就完成了。同样是狂热军国主义分子的东条枝子居然同意了父亲的这个决定,先是制造她有危险的假象,然后让同伙开枪打死她。为了不让军情五处怀疑,他们还故意在东条枝子的尸体旁留下“叛国者”字样。

  东条冥郎说完,再次扫视了一下学员,大声训话:“这就是为了天皇所作出的牺牲,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和民族。我要求你们以后也要和我的女儿一样,随时为天皇尽忠!”看到学员都很感动的样子,他和身边的医生开始动手解剖东条枝子的尸体,好从中取出情报。

  当医生的刀子划开东条枝子的肚子的时候,医生感觉到一个东西在她的胃里。东条冥郎大喜:“那肯定是枝子带回来的情报。”

  医生把手伸进枝子的肚子里,猛听得“砰”一声响,东条枝子整个人爆炸了,医生和东条冥郎当场被炸死。

  七、将计就计

  当东条冥郎和医生在东条枝子肚子里寻找情报的时候,司特伍斯正站在造船厂面朝大海,望着远方。

  琼斯拍了司特伍斯的肩膀一下,说:“看样子你是真心爱上了那个日本间谍。不过,我要告诉你,她是不会爱上你的。”

  不用琼斯说,司特伍斯也知道,但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大海,好像一个期盼妻子回家的丈夫。

  东条枝子的计划一开始真的把军情五处蒙蔽了。但军情五处很快发现了破绽。之前日本的核潜艇的信息无论如何也打探不到,“松岛长卷”到英国不久,军情五处的谍报人员很轻松就探取到了信息,于是他们怀疑这是一起策划周密的阴谋,于是他们将计就计,以保护的名义监视着“松岛长卷”让她无法离开英国。当“松岛长卷”遇害之后,琼斯马上意识到情报是藏在她的肚子里,于是,他们就在送还尸体的时候,在她肚子里换上了一枚炸弹,炸弹只要被触动,就会发生爆炸。日本没有得到情报,反而损失了几名间谍和一个培养间谍的校长。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日航母谍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