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武举,岳飞挑死小梁王

  考武举,岳飞挑死小梁王

  牛皋走到街头,忽然看见对面有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了过来,一个穿白衣,一个穿红衣,看起来英姿勃勃,精神抖擞。一会儿两个人争执起来,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要到校场比武,说谁胜了就可以当武状元。牛皋一听急坏了,心想:这武状元是我岳大哥的,怎么会让他们抢去?不如我先把他俩打败,把武状元留给哥哥!

  于是急忙赶回客店,见岳飞几个还在睡着,便拿了自己的双股锏,牵了一匹马出来,却不认识去小校场的路。这时正好有两个老头在门口坐着说话,牛皋向他们问明了方向,赶着去了。

  再说小校场上,那两个人正在走马舞枪,打得不可开交。这时牛皋赶到小校场一看,大叫一声:状元是我大哥的,你们两个敢在这儿争?吃我一锏。说完就直往白衣人头上打来。只见那二人你一枪、我一枪,左一下、右一下。

  这白衣人枪法高超,红衣人力大无穷。牛皋哪是他们两人的对手,被逼得气喘吁吁,无法脱身。

  岳飞醒来以后,见牛皋和他的兵器不见了,连忙叫醒汤怀三兄弟,带上兵器,急忙出门寻找。他们一直找到京城校场,只听见牛皋大声呼喊。岳飞冲进校场,见两个好汉正围攻牛皋,于是大喊一声:不可伤了我兄弟!两个人听有人进来了,撇开牛皋,一起转头向岳飞杀来。岳飞把枪往他俩的枪上一压,两杆银枪顿时落了地。这两个人慌了神,吃惊地说:武状元肯定是这个人的,咱们还是回去吧。岳飞见他们要走,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白衣人说:我乃杨再兴!红衣人说:湖广罗延庆!

  岳飞拍拍牛皋,对他说:兄弟,不可性急埃武状元有私下抢夺的吗?众兄弟听后,都大笑起来,牛皋满脸羞愧,接着就一起回客店去了。

  明天就是十五,三年一次的比武大赛就要举行了。于是岳飞等几人晚上早早睡下,第二天四更时分,便起床梳洗装备好,早餐也来不及吃,就到校场去了。

  众兄弟来到校场,只见校场上人山人海,拥挤不堪。岳飞几个便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站了一会儿,牛皋想起出门的时候,看见店主人在马后拴了什么东西,就往马后面一看。只见马鞍后面挂着一个口袋,他伸手向袋内一摸,摸到了数十个馒头和许多牛肉。这是店主人的常例,凡是有人赶考,恐怕他们来得早,等的时间长会饥饿,特意送给他们做点心的。牛皋迫不及待地拿出来吃了个精光。

  不料,过了一会儿,王贵说:牛兄弟,我们肚子有些饿了,店主人送给我们的点心拿出来大家吃吧。牛皋说:我以为大家都有吃的,刚才就把这些点心狠命地吃完了。

  大家一听,都怪牛皋太贪吃。牛皋也主动承认错误,表示以后有东西大家共同分享。这时,留守宗大人派人送了酒饭来给他们填补肚子,几个人拜谢过后,一起吃起来。

  天渐渐亮了,各省的考生都已经到齐,宗泽、张邦昌等四位主考官也已经在演武厅上就坐。宗泽知道三位主考大人想让柴桂得状元,就决定先考柴桂,传令叫柴桂上来。宗泽问柴桂:放着一个好好儿的藩王你不做,反而舍大求小,为什么要来夺这个状元?柴桂被问得答不出话来。张邦昌见宗泽盘问柴桂,以为宗泽有意为难柴桂,便把岳飞叫上来泄愤。没想到岳飞说得有理有据,张邦昌便骂不出口,只好说:好吧,就先考考你们两个人的本事。于是便叫岳飞做枪论,小梁王做刀论。两个人各自接受了任务,摆好纸笔,做起论来。这小梁王也是个才思敏捷的人,文笔工夫也很不错,只因被宗泽骂了一顿,气昏了头,一着急就做不出来。岳飞却早已做好,交了上去。小梁王见状,连忙草草地写了几行字,跟着交上。张邦昌一看小梁王的文章,连忙放在袖中;再看岳飞的文章,比他自己写得还好,便故意将卷子一扔,说:这样的文章,也来抢状元?轰出去!左右正要动手,只听宗大人喝道:慢着!把岳飞的卷子拿来我看。岳飞就把卷子拿给宗泽,宗泽细细看完,果然是好文章,暗想:张邦昌这奸贼这么轻视才学,看重钱财。便把岳飞的卷子也收在袖中,趁机讥讽了张邦昌几句。张邦昌听了,心中不由大怒,但因为心虚,所以说不出话来,只好命令他们两人再比试箭法,岳飞答应下来。

  射箭比赛很快开始了,张邦昌命令岳飞先射,并暗地里叫人把靶子摆到二百四十步远,只见岳飞放出的箭好似天上的流星一般,九支箭连中靶心。小梁王一看心里发了慌,他不敢比箭,就向主考官提出要同岳飞比武,企图乘机砍死岳飞。

  两人准备好后,小梁王气势汹汹地挥刀向岳飞砍来,岳飞只是用枪抵挡,并不还手。小梁王停手,掉过头向大厅跑去,说:岳飞不是对手!宗泽马上把岳飞叫到跟前,问明原因。岳飞说:他是藩王,我担心误伤了他。求各位老爷做主,让我和他各立生死文书。

  宗泽点头同意,另外三个考官没办法,只好同意。小梁王心里打颤,可在众人面前也只好同岳飞写下生死文书,当下签名画押,互相交换。

  比武很快开始了,小梁王提起金背大刀,向武场中心走来,岳飞手提银枪等着他。二人并不开口,突然小梁王照着岳飞头顶猛砍下来,岳飞挺枪还手,一连让他三刀。这时,小梁王认定他不敢还手,越砍越猛,恨不得立即结果了岳飞的性命。岳飞礼让三招后,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挑开小梁王的金刀,回过枪头,对着小梁王直刺过去,把他挑下马来,又一枪将他刺死。

  张邦昌见小梁王被岳飞一枪刺死,大惊失色,喝道:快把岳飞绑起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牛皋兄弟四人一齐冲进武场,要保护岳飞。小梁王部下见主人已死,都吓得四处逃散了。

  张邦昌见考生造了反,只好求宗泽做主,宗泽说:有生死文书在手,理应放了岳飞。他下令放了岳飞。众兄弟在一片混乱中,护着岳飞拍马冲出校常岳飞兄弟几个逃出校场门,一直来到留守府的衙门前,一起下马。望着辕门大哭了一场,拜了四拜起来,岳飞对那把门的巡捕官说:烦请相告大老爷,说:‘我岳飞今生不能报恩,等下辈子来效犬马之劳!’说完就上马回到旅店,收拾行李,与主人算清了账,准备回乡。

  再说众官员见武生们已各自散去,就吩咐小梁王的家将收拾尸首,然后一同来到午门。早有张邦昌来报:今科武场,宗泽的门生岳飞挑死了小梁王,以致武生都各自散去。

  将罪过都卸在了宗泽的身上。幸亏宗泽是两朝大臣,朝廷虽然不高兴,但也不好定罪,只能将宗泽削职在家。

  宗泽回到衙门,把门的巡捕禀告说:刚才有岳飞等五人,到辕门哭拜说:‘只好来生补报大老爷的洪恩。’宗泽听了,叹气道:可惜,可惜!然后吩咐家将:快到里屋抬了我的卷箱出来,和我一起前去追赶。家将劝说道:他们已经走远了,大老爷为何还要追赶?宗泽道:你们哪里知道,当年萧何月下追贤,成就了汉家四百年的天下。今天岳飞的才能不比韩信差,况且现在正是国家需要人才的时候,怎么可以失去这个栋梁呢?所以我要追上他,吩咐他几句话。众家将赶忙去把卷箱抬出来,宗泽又取了些银两,带领着众人一路赶来。

  岳飞等出了城门,快马加鞭,急急赶路。牛皋说:到了这个地方还怕他什么,要这样急急忙忙地走?岳飞说:兄弟,你有所不知,那个奸臣怎肯轻易放了我?只是因为恩师做主,担心我有不测,趁众人喧嚷之时,将我放了。我们如果不快走,那奸贼又会给我们惹出麻烦来。众人齐声道:大哥说得对,我们快走就是了。一路说,一路走,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下来。

  在离城大约有二十多里路的地方,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马嘶的声音,岳飞一惊,忙说:怎么样?一定是小梁王的家将们追过来了。王贵道:哥哥,我们不如等他来,索性跟他做个了断吧。正说话间,一个骑马的人飞一般跑来,大叫道:岳相公留步,宗大老爷来了。

  不多时,只见宗泽带了随从赶来。岳飞迎上去,道:弟子承蒙恩师的救命之恩,未能报答,如今逃命心急,所以没有当面告辞。不知恩师赶来有什么吩咐?宗泽将自己被张邦昌奏上一本、削职闲居的事告诉了岳飞。众人听了,很是不安。宗泽道:你们不必介意,只恐朝廷放不下我。

  随后叫人抬过卷箱来,交给岳飞,说道:老夫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一副盔甲衣袍送给你,以表达老夫的一点心意。

  岳飞缺少的正是盔甲,不觉大喜,叩头表示感谢。宗泽又道:你们虽然现在未取得功名,日后自会腾达,千万不可灰心。倘若奸臣败露,老夫必当上奏朝廷,力保你们能受重用。如今得不到‘忠’,暂且回家去侍奉父母,尽个‘孝’。

  文章武艺必须时时温习,不可荒废,误了终身大事。众兄弟齐声回答说:大老爷的教导,门生怎敢不照着去做。

  随后,宗泽命人在不远处的旅店备下六桌酒宴。众人一齐坐定,边吃些酒,边谈论时事、讲些兵法。吃完后,岳飞又谢了,辞别上路。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考武举,岳飞挑死小梁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