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徵智谏唐太宗

  魏徵智谏唐太宗

   贞观年间,京都长安有个叫郑仁基的。郑仁基有个女儿,取名珠儿,长得伶俐乖巧,郑仁基将她视作掌上明珠,百般疼爱,从小便请名师教她读书习字。这年珠儿十六岁,竟出落成一位绝色佳人,琴棋书画,更是无所不精。一时之间,珠儿的名声遍及京城。

  

 

  

这一年正月元宵灯会,太宗一时高兴,也去游玩。就在这灯会上,太宗偶然见到了郑珠儿,不禁春心大动。回宫之后,便再也不能忘记那珠儿了。

  

 

  

文德皇后见太宗整日神情恍惚,口中还时常念着郑珠儿的名字,心中便猜中了几分。于是,她对唐太宗说:臣妾听说郑仁基的女儿郑珠儿,才貌双全,有这样的绝色女子,皇上应将她召入宫中,才显得您有敬贤爱才的胸襟。太宗一听,正合自己心意,连忙说:既然皇后有这个意思,朕即刻便降旨。于是,立刻就降下一道圣旨,令太监前去郑仁基家传旨。

  

 

  

没想到郑珠儿小时便已经许配给了人家,这时见皇上要召她入宫,竟宁死不从,几次在家里闹着要上吊。郑仁基既舍不得女儿,又不敢违抗圣旨,真正是左右为难。

  

 

  

消息传开,京城顿时沸腾了,满朝文武大臣更是议论纷纷。

  

 

  

这日唐太宗上朝,梁国公房玄龄出班奏道:臣听说皇上要召郑珠儿入宫,臣以为,皇上此事还欠考虑。皇上乃九五之尊,天下的百姓,皆以皇上的言行作为自己的榜样。今日您以龙威迫使一个已许配的女子毁婚入宫,这不是正风俗、明教化的举动,望皇上三思。

  

 

  

唐太宗本来兴冲冲地上朝,没想到房玄龄说出这些话来,不禁大怒,气愤地说:朕既为九五之尊,那么,召一个民女入宫,怎么又关风俗、教化了?真是危言耸听。此事百官再不得议论,否则,以抗旨罪论。文武百官一个个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出声,却一齐用眼来瞟魏徵。为什么?因为魏徵是谏议大夫,专管向皇上提意见的,而且魏徵一向敢于秉公直言。可今天大家见他站在班中,一脸平静,双目微闭,似在闭目养神,百官不禁大为失望。

  

 

  

散朝后,皇上回到后宫,便将百官齐谏郑珠儿的事跟皇后说了。皇后一听,惟独不见魏徵提的意见,觉得有些蹊跷,便问唐太宗,唐太宗也觉得奇怪,猜不透魏徵的心思。

  

 

  

正在这时,太监前来传话:谏议大夫魏徵求见。太宗一听,心说:真个说曹操,曹操到。好,我且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吩咐西书房候驾。

  

 

  

唐太宗来到西书房,劈头便问:魏爱卿前来,可有什么事?

  

 

  

魏徵答道:臣近日在家中闲散,领悟到一套棋法。前日已与朝中各大臣下过,竟没有一个人能胜。

  

 

  

唐太宗素来喜欢下棋,并且棋艺精湛,满朝文武中,除了房玄龄,没人能胜得了他。倒是魏徵平日很少下棋,偶尔与人下一两局,也多以失败而告终。唐太宗听说他有了一套棋法,深为不信,问他:真的?

  

 

  

魏徵说:真的。

  

 

  

唐太宗又问:连房爱卿在内,他也不能取胜?

  

 

  

魏徵说:与梁国公下了三局,梁国公三盘皆输。

  

 

  

太宗大吃一惊,当下吩咐:快快摆下棋局,待朕与魏爱卿对弈几局。不过,朕向来不与人下白棋,我们不妨下个赌注。不知爱卿可带有何物?

  

 

  

魏徵想了想,说:老臣近日得了一种珍禽,做戏说话,惟妙惟肖,老臣甚为喜爱。既然皇上要个赌注,老臣就让家奴回去取来。

  

 

  

太宗一听,更觉奇怪。想魏徵平日里死板老头儿一个,几时见他玩过什么猫儿鸟儿,这回却得了一个让他深为喜爱的鸟儿,定然是个稀贵的东西。太宗心中不觉奇痒难当,恨不能立时看看是个什么玩意儿。于是连说:我们一局定输赢,如何?魏徵也连连答应:这样更好。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魏徵智谏唐太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